Month: May 2018

“Social Media Kunst |Social Media für die Kirche”

Red Bull, which sells a high-energy beverage, has published YouTube videos, hosted experiences, and sponsored events around extreme sports activities like mountain biking, BMX, motocross, snowboarding, skateboarding, cliff-diving, freestyle motocross, and Formula 1 racing. Red Bull Media House is a unit of Red Bull that “produces full-length feature films for cinema and downstream channels (DVD, …

“Eine Liste von Social-Media-Sites Soziale Medien Praktikant”

^ Jump up to: a b Terlutter, R.; Capella, M. L. (2013). “The Gamification of Advertising: Analysis and Research Directions of In-Game Advertising, Advergames, and Advertising in Social Network Games”. Journal of Advertising. 42 (2/3): 95–112. doi:10.1080/00913367.2013.774610. This is AWESOME! Thank you for all of the extremely powerful insights, cannot wait to put them all …

“Social Media Logos für Webseiten +Social Media Fad”

Für eine zulässige Datenverarbeitung nach § 28 BDSG gilt folgendes: Die datenschutzrechtliche Bewertung und Einordnung steht erst am Anfang. Da die sozialen Netzwerke und Internetgemeinschaften am ehesten mit Vereinen zu vergleichen sind und häufig von Mitgliedern gesprochen wird, stufen Bergmann/Möhrle/Herb[28] das Rechtsverhältnis zwischen einem Betroffenen und der jeweils verantwortlichen Stelle als vertragsähnliches Vertrauensverhältnis im Sinne von …

“Persentase Orang yang Menggunakan Media Sosial Pos Media Sosial Bodoh”

Media blog dapat dikategorikan sebagai e-learning.  Sebuah blog dapat dijadikan media belajar interaktif, misalnya sebuah komunitas guru di sebuah sekolah  membuat blog yang isi atau konten sebuah blog menyangkut mata pelajaran yang diajarkan masing-masing guru. Dalam pada itu juga, kita kena berusaha untuk memperjuangkan bagaimana laman web sosial ini dapat kita bentuk untuk menjadi platform …

“Social Media Follow Button _Social Media Photo Sizes”

Terobosan besar dalam analisis jaringan sosial terjadi di AS pada tahun 1960-an, ketika sejumlah sosiolog yang bersatu dengan Harrison White di Harvard mulai mempergunakan matematika tingkat tinggi dan teknik-teknik komputasi untuk menguji jaringan sosial. Banyak dari kajian ini memberi perhatian pada interlocking directorship dalam bisnis, tetapi kajian mereka merentang di antara bidang-bidang seperti penyelidikan kerja …

“软件社交媒体监控 _社交媒体建议模板”

只有Twitter上的Heavy user(重度用户)才能真正理解Twitter对他们生活,工作带来的影响,这些人才是Social media最早,最资深的一批实践者,他们中Follower数超过1000的“推客”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博客,这部分人不在少数。真正在使用Twitter的推客(而非测试玩家)都知道,Twitter上传播的消息主要是推客自己在网上看到的新奇事物或者自己写的博客的标题和链接,当然也包括少量的个人突发奇想短语。但是细心的用户一定会发现,超过1000个Follower的推客一定是有“料”的,如果一个人仅仅是不停地在Twitter上发发牢骚,骂骂邻居,或者记记流水帐,那么根本没有人愿意Follower他/她。 David Fincher最新的作品, 我有幸在openning day的凌晨欣赏到. 导演过的David将目光锁定在现在最红的网络社交网站facebook。在北美的孩子我们每天都用facebook, 就和国内的校内一样,有一部分人会上瘾,会迷失方向. 我爱facebook,我可以每天去看我喜欢的人在做什么,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有了怎样的聊天记录, 社交已经在空虚的网络上织了一层网,而我们都是未能逃脱魔网的人. 但市场的供求关系必然会发生变化,企业并非时时刻刻都在供求关系中占据卖方市场。考虑到商品过剩的现象,为了应对买房市场,确保企业生存,劳特朋提出了以消费者为导向的4C理论,即消费者(Consumer)、成本(Cost)、便利(Convenienee)和沟通(Communieation)。4C理论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强调首先把追求消费者放在首位,再降低消费者的购买成本,确保消费者购买过程的便利性,最终达到营销的目的[6]。4C理论对社会化媒体时代的营销提出了具有相当借鉴价值的建议:当实体的交易市场变成网络的虚拟市场,当传统的消费者变成参与网络消费的一员,企业更需要的就是对消费者的偏好和习惯进行调查,最终回归于一点,就是以市场为导向。   作为一种能够给用户极大参与空间的新型在线媒体,与传统媒体相比,社会化媒体具有参与性、共享性、交流性、社区性、连通性等基本特征。据大旗网发布的“2009年度中国社会化媒体发展报告”表明:2009年中国网民发布的帖子、博客、视频等各种用户原创内容(UGC)已达到11.3亿条,其中,有近3.7亿条有关商业类的话题。现在看来,几乎可以想象到的每种社会活动都有社会化的用户产生内容的网站。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社会化媒体中,那么反过来,对于企业来讲,意味着社会化媒体是一片绕不过去的“海”。 “想象一下,你在网上分享的不再是和朋友一起的瞬间,而是整个体验的过程。”这是Facebook在2014年3月斥资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企业Oculus之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写下的一句话。而这一想象不需太长时间即将化为现实。Facebook已经在其360度全景影片功能中应用了Oculus的技术。这一出现在用户时间线上的独特视频模式,让用户能够从不同角度(上下左右均可)欣赏视频场景。360度全景影片支持电脑网页和移动设备浏览,为用户提供了更具沉浸式观感的体验。   特别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2013年6月曝光的美国绝密谋划“棱镜”(PRISM)监听项目,引起轩然大波,成为轰动一时的国际政治和外交事件,使美国的国际形象受到重创。原来,NSA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通过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和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政府部门和企业,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受到美国国安局信息监视项目“棱镜”监控的主要有10类信息:电邮、即时消息、视频、照片、存储数据、语音聊天、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和社交网络资料的细节。“斯诺登事件”后,各国纷纷加强信息安全建设,以保护自身“信息疆域”的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社交网络与社交媒体在国内外的文献中经常是互换使用的。有时候社交网络包括社交媒体,有时候社会媒体又包括社交网络。从互联网发展历程的角度看,媒体是互联网最先具有的功能,当时有所谓“第四媒体”的提法,后来随着BBS和聊天室的出现,在媒体功能之外,互联网的社交功能开始显现,于是有了社交媒体的概念。社交媒体具有媒介特性和平台特性两个主要特征,通过在网络空间构建关系模型、规则及应用,由用户在平台上进行信息发布和沟通交流。目前流行的社交媒体应用主要有论坛、博客、微博、图片及视频分享、即时通讯等。社交媒体应用的核心是以用户为中心构建连接、用户生成内容,其特点是用户共享平台、统一规则与行为模式。互联网发展到社交媒体阶段,网络空间开始对现实社会关系进行复制与重构,在媒体与平台属性之外,互联网的社会属性逐步增强,从早期“虚拟社区”的概念,发展到现在网络社区与现实社会中社区的相似性越来越强。同时,很多时候网络社交在即时性、便利性、低成本等方面比线下交往更突出。随着在线生活与线下生活相互融合的强化,网络化社会、网络社会的概念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所以,就一般情形而论,如果将社会看作是包含了媒体、空间、社交等属性的大概念,那么将包括了信息传播、情感交流、视频分享、微博、交友、位置信息服务、论坛、博客、视频共享、消费者评价多种人与人沟通互动关系的互联网应用称为社会网络更为合适。 在全球范围内,有1亿人使用Facebook。想象的潜在风险,是为争夺。拥有一个权威的社会媒体的存在是类似于一个广告牌,可见整个西方世界的吊装。如Facebook,你的潜在客户也可能是活跃在Twitter上,Pinterest的,谷歌加,或Tumblr还。有些公司有足够大的,聘请的个人或团队,其唯一的责任是建立和维护这些平台上的门户网站,这意味着,总会有人准备好与其他用户互动,提升品牌。以上的模式可以用数字营销之父余德进先生提出的泛自媒体营销模式来解析。泛自媒体营销,主要是指属性归于自己的官方网站、minisite、企业微博、微信公众平台、微视等一系列相关的媒介营销,在自己掌握的”账号”渠道上传播自己的信息,从而获得外界对自己的一个关注及认可的行为。以一种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传播者视角,加上电子信息化的营销手段,向特定的目标受众传递规范性的营销内容。一个例子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大型企业的社交媒体活动的电话网络O2,其用户遭受缺乏服务时,回答每一个投诉分别在Twitter上,往往与大才子。把一个潜在的公共关系灾难变成一场政变。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大多数企业都没有足够的资源,或者根本不需要这么重的存在。对于这样的公司,外包是有道理的,因为你只需要支付一定数额可以变化,以反映当前的需求。 企业需要进入社交网络开展营销工作,而开放的社交网络结构以及平等的用户关系,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不可预见的危机。这需要企业更加懂得“如何正确进入”社交网络,需要对社交网络用户生态的足够了解,并且需要制定严密的规则,以保证在开放和不可控的网络结构下,品牌市场任务可以实现。企业社会化参与规则制定(social guidance book):帮助企业基于自身特点和市场任务,制定完善的社交战略及执行规范手册,帮助管理多账号多平台的企业社会化行为,保证企业市场目标实现,提升工作效率,降低不可控风险。 平板电脑,在联想里面来说是比较年轻的品类。事实上我们非常善用一些类似,但不能说是大数据的方法,因为我觉得大数据其实是很严肃很大的话题,要善于利用数据,或者说一些社交聆听的方式。我跟Facebook合作,他们有一个组织专门帮你做智能化数据。这时候其实在做一些聆听。消费者每天说很多话、做很多事情、不同的语言,你会感觉到这个消费者可能它对某些产品有一些抱怨。可能他会想要开始换新的,他有换新的机器的冲动。这种情形之下,通常针对这些需求用一些聪明的方式,善于利用这些资源做所谓的媒体投放。这样情形之下,后续追踪一些相关的转化率。我们还做比较,虽然不是一比一的比较,仍然有一个趋势在。 既然知道了关系链对于社会化媒体营销成败的关键作用,我们就要考虑如何利用关系链。我们可以考虑建立与目标受众之间的关系链,但是关系链的建立需要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显然,更好的手段是利用用户之间既有的关系链,在关系链的某一个点注入信息,通过关系网迅速传播。然而就像电流需要电压才能传输一样,没有传播动力的内容即使投入关系网中,也激不起一丝涟漪。对于社会化媒体营销来讲,最困难和最重要的就是增大营销内容的传播动力。 Under this question you can decide to display counts next to your social share icons. All social share icons have the option to show manual counts, however for some social share icons …

“marketing des médias sociaux Denver -Social Media Addicts”

Dans les deux cas, les marques et entreprises n’auront qu’une obsession : l’engagement. Des collaborateurs avec, et pour la marque du consommateur avec ses produits et son expérience. Mais susciter cet engagement à la fois une démarche technique plus fine reposant sur l’écoute des consommateurs pour dégager des insights pertinents (autre tendance 2018), et da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