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社交媒体好或坏 _社交媒体社会”

早在 2009 年,Burberry 就希望把顾客的一些反馈转移到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于是他们建立了一个「风衣艺术」(the Art of the Trench)社交网站,用户可以在这里分享各种时尚街拍。在那之后,他们又一直在新的社交媒体上进行尝试:他们曾与 Snapchat 和国外流媒体直播服务运营商Periscope 合作,在 Instagram 的视频中推出过广告,在 Twitter 里加入过购买按钮。 2014 年,Burberry 拓展了「风衣艺术」( the Art of the Trench )的业务,现在这个网站已经进入了 Burberry 的全球市场, 平均每天都有 万的人观看他们的视频介绍以及超过 2480 万访客浏览这个网站,其网络移动的销量也增加了两倍。

在参考温克洛夫斯兄弟的工作理念后,朱克伯格去找他的朋友爱德华多·萨维林提出一个他称为The facebook的想法,那是一个常春藤学生专属的在线社交网站。萨维林向朱克伯格提供$1,000美元的种子资金,让他建立网站,网站很快便大受欢迎。当人人学习使用Facebook时,温克洛夫斯兄弟及纳伦德拉感到愤怒,他们相信朱克伯格偷用他们的概念,故意暗中停下开发哈佛连接网站的步伐。三人向哈佛大学的校长劳伦斯·萨默斯作出投诉,他们以学生守则对朱克伯格作出指控,然而校长对此不屑一顾。

2003年秋,在哈佛大学中,恃才放旷的天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被女友甩掉,愤怒之际,马克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学校的系统,盗取了校内所有女生的资料,并制作名为“Facemash”的网站供同学们对辣妹评分。他的举动引起了轰动,一度令哈佛大学的服务器几近崩溃,马克因此遭到校方的惩罚。正所谓因祸得福,马克的举动引起了温克莱沃斯兄弟的注意,他们邀请马克加入团队,共同建立一个社交网站。在没有明确拒绝他们的同时,马克和室友爱德华多·萨维林建立了自己的社交网站。

电子商务营销 近些年来,随着互联网以及移动商务的迅猛发展,电子商务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很多企业开始成立电子商务部门,建立自己的网站开展电子商务、网络营销工作。但是,摆在企业以及行业面前的新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如何在网络上低成本、高效率、大幅度地推广自己的企业和产品?如何有效地将客户点击率真正转化为成交率?如何有效地精准性地控制企业营销成本?如何让企业营销推广战略对同行以及竞争对手有很好地保密性?这一系列的问题,让很多企业开始将眼光转到数字营销平台上来。

足够有吸引力的产品(或者一次营销推广策划),一定要有特别之处,Veronica这样的人只会推一种信息,那就是他/她认为“对他/她的Followers有价值的信息”,所以产品或者策划要让这些假设能够到达的引爆者心甘情愿主动帮你来推,能过得了他们这一关,后面的关就比较容易了 。即便你有了足够有吸引力的产品或者策划,但是也需要一个“中间人”帮你把这个信息推到Veronica或者Mashable这样的超级推客 “Tweet信息流”里!(如果你碰巧认识一个这样的超级Social Media节点,那么恭喜你,你根本不需要看这篇文章,直接找他们就OK了,如果他们Say yes的话)这个中间人可能是Tracffic exchange的交换流量产品,也可能是一个在Twitter上有1000个Followers的高级用户,甚至也可能是一个普通的Twitter用户,但是他的Followers里面包含了很多更高级的用户(我也很奇怪,虽然我才260个Followers,但是不乏一些5万个Followers级别的推客),也有可能是一个稍有一点名气的博客 。所以,有个好的产品,找个差不多点的推客(博客)并驾齐驱!

营销效果的分析衡量需要基于数据的监测。那么,对于社交媒体营销,怎样来监测效果呢?来自捷克的社交媒体数据分析工具Socialbakers能够帮助企业解决这个问题。Socialbakers不仅可以衡量粉丝增长率,分析参与度,追踪关键传播人,还能监测竞争对手的社交媒体营销活动。目前,Socialbakers支持Facebook、Twitter、Google+、LinkedIn以及YouTube的社交数据分析。对于跨境电商营销,还有一个问题:时差。我们的营销团队可能在中国,但是又不想熬夜与国外的粉丝互动,是否有类似国内皮皮时光机的定时发送工具呢?答案是肯定的,像Buffer/Postify/Timely都能提供定时发送服务。

通过对政治传播基本构成层面的改变,社交媒体改变了政治传播的整体图谱,概括言之,当代媒介环境下的政治转播正转向为政治交往,形成以多层次交往为核心的政治信息、行为的交互体系。其所带来的正向和负向效应同等可观。正向来看,增加了政治信息、机构和活动的透明度,减少了政治传播层级和信息损耗,扩大了民众政治参与层面和参与程度,激发了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等;负向来看,信息量过大,更新更快,舆论形成和变更速度更快,在一个舆论点尚未完全形成时,另一舆论波峰又起,舆论热点频起的表象是民众参与热情高发声渠道多,实则信息不对称出现的概率和带来的危害更大,在参与热情的裹挟下易于形成对社会事务和政治事务的虚假关注和伪知识,同时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各种利益驱动也会产生一批伪专家、伪意见领袖,长期累积之下有加剧民众政治冷感甚至政治反感的危险。

据IDC一份名为”数字宇宙”的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全球数据使用量将会达到35.2ZB。对于互联网来说,社会化媒体中累计的用户上网行为数据、关系数据和UGC,以及移动互联网产生的地理位置数据等构成大数据的重要来源。以腾讯为例,腾讯拥有超过7.836亿QQ活跃账户,4.69亿微博用户和超过1亿的视频用户,每天有超过2亿张图片被上传到Qzone,每天在腾讯微博有6500万消息发出。数据是成功进行数字营销的关键。

If only some social share buttons show, but not all, then please clear your cache, and check if you may have conflicting browser extensions (e.g. ‘Disconnect’-app in Chrome). Also Ad-Blockers are known culprits, please switch them off temporarily to see if that is the reason.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其质量是否也跟着一起降下来了呢?

第二类,“感受型”营销人才。这一类人才主要负责和消费者互动接触,在营销团队中,他们总是代表了某一个社会团体的利益。比如说:职场妈妈,她们渴求事业成功,同时也想做一个好妈妈;或者是一直想着怎么才能吸引异性眼光的青少年。公司内部必须有一些人能够代表某个社会群体真正的所思所想,并且将他们的感受和他们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告诉营销团队的其他人。另一方面,感受型营销人才也是编辑,他们要确保发布出去的信息准确地代表了某个社会群体的利益。

想要进行充分的互动以达到效果并获取成功,企业应该使用专业的社交网络服务,至少在最初的几个月内可以借此理解每个社区的规则。Facebook、Twitter、Mixx和bebo这些社区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而想要在这些社区中顺利推广自己的品牌就必须遵守这些规则。正如企业通常会首先咨询公关专业人士之后才会采取公关行动一样,使用社交媒体之前也应当首先咨询社交媒体专家。通过几个月的训练,我相信品牌可以独自运作社交媒体,但绝对不能跳过这一阶段,否则一定会弊大于利。[1]

那么这种社交的属性从何而来?Andreas·Kaplan 和 Michael·Haenlein(2010)的观点认为,社会化媒体是 “一组基于互联网的应用,这些应用建立在Web 2.0(内容的创造和交流来自用户产生的内容)的理念和技术基础之上”。换言之,互联网技术和Web 2.0技术是支撑起整个社会化媒体运行的基础。互联网技术为所谓的社交提供了必要的通讯渠道,实现了最基本的信息传递接收 ,而Web 2.0技术才真正完成了从单一的接收转向双方甚至多方的互动。可以说,Web 2.0 技术覆盖下的社会化网络更接近模拟的社区,人与人之间产生联系的途径开始增加,即使这种联系倾向于是一种“弱连接”[5],但人们对信息的主动编辑与反馈能力在双向甚至多向的沟通中不断应用到了更多的传播领域,也为社会化媒体被赋予更多商业的内涵提供了可能。

然而改变就在前方。在2015年下半年,推特和Facebook都大幅改进了其客户服务功能。推特废除了两个账号必须互相关注方可发送私信的功能,意味着企业和顾客能够直接取得私密联系。同时,推特提高了传统的140字私信字数限制,使得企业有条件对顾客的问题进行更好的一对一沟通。不甘示弱的Facebook也推出了测试版Messenger企业版,这一软件为企业提供了基于社交聊天与顾客展开实时、私密对话的新途径。考虑到Facebook Messenger拥有超过8亿用户,不难看出这一软件有望在未来数年内,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无处不在、移动端适配的客服渠道。

Instagram是一个很好玩的应用,它可以快速,出色以及有趣的方式来与您的朋友分享照片,分享生活。它支 Instagram特效图片对比 持Android和IOS两大手机系统平台,其背后则是一个巨大地相片分享社区群,在这里,你可以与全世界的人分享自己的生活空间。在经过简单的注册之后,我们就可以看到自己的Instagram界面,建立好资料、头像,发一条自己的心情,很快你也会融入到这个欢乐的大家庭之中。

Instagram创办人Kevin Systrom曾在Odeo当过Intern(这间公司后来变成Twitter..),也曾任职于Google协助Gmail等计划,在知名的问答服务Quora,他揭露了关于创办Instagram的背后故事。Instagram这个服务一共花了8周的时间快速开发到这个阶段,而事实上,他们原本其实是要做一个名为「Burbn」的LBS服务,但是在开发Burbn的原生应用程式(Native App)完后,他们发觉功能太多反而失去重点,最后他们只留下了Instagram看得到的简单功能。

很多Twitter的Heavy user同时也Follow了很多其他推客,少则上百,多则成千(一点都不稀奇)。以我为例,我在Twitter上活跃的比较晚,大概是2009年4月15日左右开始活跃起来,还不如我写了四年的博客,已经超过了1000多位订阅读者。但是就这短短的一个星期,我通过积极的Tweet一些有趣有价值的信息,以及我的博客内容和思考,快速积累了250多个Followers,同时我也Follow了将近400多个推客,这些人带给我的就是平均每秒钟刷新一条Tweet,理论上我是无法全部看完的,只能在空闲的时候走马观花扫描一些关键字,个别感兴趣的点开信息中的Tiny URL自己阅读一番;也可能直接RT一些特别好玩的信息;还有就是重点关注一下回复给我的信息 @betashow ,绝大部分信息错过了就错过了,但是真正有价值或者好玩的信息,一定会被别的朋友反复RT,直到我看到,所以错过的也无所谓。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其质量是否也跟着一起降下来了呢?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 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其质量是否也跟着一起降下来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