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社交媒体管理 +社交媒体散文”

编剧艾伦·索金说过:“这个电影项目吸引我的是不需要在Facebook上做些甚么。这个发明来身就如现代一样,但这个故事就如说老生常谈的故事一般;友谊、忠诚、嫉妒、阶级观念与权力的主题……我得到一份14页的书籍建议,是班·梅立克为他的出版社而写的一本他将命名为《意外的亿万富翁》的书。出版社将同时购买它以作电影销售。这就是我双手兴奋的卷起来的意思,我正在阅读它,在第三页某位置我说对呀,这是任何事来说,我说对最快的事。但班还没有开始写这本书,我假设索尼希望我等待班去写这本书,我将从现在开始待他一年。他们希望我立即开始,我和班沿著平行线同时进行我们的研究”[15]。不过,根据索金的说法,班·梅立克并没有把他小说的材料传给他,他写道:“我们聚在一起两至三次,我会到波士顿,或者我们会相约在纽约,比较一些笔记和分享资讯,我没有看过那本书直至他已写好了。当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剧本已有80%完成。”索金详细阐述:

“网络社会”中的交往主要是以计算机为中介的交流,它使人趋向孤立、冷漠和非社会化,容易导致人性本身的丧失和异化。“网络社会”开放的、自由的信息系统提供的是一种崭新的,动态的和超文本式的传播模式,这种人机系统高度自动化、精确化而缺少人情味,容易导致人们对现实生活中的他人和社会的幸福漠不关心,容易使人产生精神麻木和道德冷漠的问题,并失去现实感和有效的道德判断力,严重时会导致人性的丧失和异化,出现一些反人类的极端事件。据调查,大学里有不少学生上网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是在学习而是在玩网络游戏,精于此道的人也不少。当前大部分网上游戏充斥着战争、暴力、凶杀等血腥内容,痴迷于此的学生容易养成冷漠、无情和自私的性格,既不关心集体,也不关心他人。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1998年7月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提醒人们对德国和其他国家的新纳粹等极右翼势力利用因特网加强宣传的事态予以关注。这份报告认为,尽管这种趋势尚“不至于使新纳粹势力的行动能力得到增强”,但右翼势力的宣传材料在因特网上越来越多,产生的影响已引起人们的担忧。

网络社交是以虚拟技术为基础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以间接交往为主,以符号化为其表现形式,现实社会中的诸多特征,如姓名、性别、年龄、工作单位和社会关系等都被“淡”去了,人的行为也因此具有了“虚拟实在”的特征。与真实社会情境中的社会化相去甚远,网络的虚拟性与匿名性导致了网络上青少年道德感的弱化现象。广东团省委谢宗宝的一份调查报告提到:有31.4%的青少年并不认为“网上聊天时撒谎是不道德的”,有37.4%的青少年认为“偶尔在网上说说粗话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24.9%的人认为“在网上做什么都可以毫无顾忌”。青少年网络道德感的弱化主要是因为网络的高度隐蔽性。每个人在网络上的存在都是虚拟的、数字化的、以符号形式出现的,缺少“他人在场”的压力,“快乐原则”支配着个人欲望,日常生活中被压抑的人性中恶的一面会在这种无约束或低约束的状况下得、到宣泄。这种网上道德感的弱化直接影响和反作用于青少年现实生活中的道德行为。

当然,在网络营销环境当中,与传统的营销模式有所不同,这不仅体现在组织结构上,还体现在运作方式[7]。4R理论就是为适应网络营销环境而生。4R理论包括反应(Reaction)、关联(Relativity)、关系(Relation)、回报(Retribution)[8],即一种建立在企业与消费者双方间互利共赢的共生机制,在这一机制下,企业不仅要主动去适应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还要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思考新的发展方向,成为“创造需求”的一员。“创造需求”的内涵在于通过对市场准确的调研与对消费需求的预判,在一系列营销手段支持下影响消费心理,最终引导消费者产生消费行为。

网络上流动着海量信息,如何使自己的信息脱颖而出、广泛传播,从而最大化营销效果?《社交媒体营销(信息有效传播的方法和案例)》作者、营销专家约翰·赫林科先生介绍了在新的技术条件——社交媒体平台下,使信息以病毒式进行传播所需要的三要素:创建具有传播价值的内容,找到并吸引最有可能传播它们的人,利用有助于传播这些信息的技术。《社交媒体营销(信息有效传播的方法和案例)》以真实、吸引人的案例深入分析上述三要素的操作方法和技巧,展示了巧妙利用社交工具的营销方法,帮助企业用很少的成本有效改善网络营销绩效。

新浪网总编辑陈彤也找来了《社交网络》看,恰巧又与扎克伯格本人有过交流,自然关心片中扎克伯格的形象,“大多数时候略显拘谨的扎克哥们儿还真会说几句中文,跟《社交网络》电影里面不太一样,当然也不应该一样。”记者了解到,《社交网络》在新浪微博员工中也颇为流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浪微博员工表示,有段时间,大家下班凑一块聊的就是这部片子,也因为《社交网络》,对此前漠不关心的奥斯卡颁奖礼都有了兴趣,“对奥斯卡,我们当然知道,但真的没怎么了解过,不过这次当然支持《社交网络》拿奥斯卡大奖了。大家都觉得这片子还挺好看的,虽然不打打闹闹,但感觉很亲切。”该员工还表示,《社交网络》总体是部不错的片子,虽然对行业描述有夸张的成分,但起码能让行外人对这个行业产生兴趣,“就算对我们,扎克伯格是个传奇,看了电影也对他知道多一些了,总体感觉就是‘这是个比较奇怪的人、天才的人’。”

可以这么假设,如果Mashable的CEO Pete Cashmore(@mashable Twitter帐号的实际管理者)不小心发现了你的产品,试用过感觉良好觉得值得Tweet一下的话,理论上就会有47万个Social media的Geek看到,其中一部分就会参与体验并ReTweet,还有不少人会写一篇常常的文章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又有人会看到并在Twitter 上推一把,到Facebook分享一把,或者自己也用完写一篇博文……如果一个产品本身设计的足够有吸引力,那么从此就会引爆流行!如果这个产品设计的差强人意,那么理论上Pete Cashmore这样的人也不会帮你“推一把”。

友情链接 | DoNews 重庆网络推广 seo博客 数字营销公司 北京SEO优化 北京SEM优化 唯美图片 现代诗歌 武汉网站优化 小智保险 美国服务器租赁 深圳网站建设 crm管理软件 免费B2B网站 成教网 高仿表 求婚创意 广州泡沫厂 远程控制 阳谷网 平和网 深圳网络推广 桂林seo 微商推广 预算管理软件 原创文章代写 深圳网站建设 重庆SEO 珠海seo服务 郑州园林绿化养护 企业网站建设 重庆网站建设公司 漂漂羽毛

笔者认为,公关公司未来数字营销必然会成为未来公关公司业务来源的重要支柱,国内公关公司很早就意识到网络的重要性,尤其是论坛和博客的应用,国内某知名公关公司曾经就制造了一个经典的网络传播案例–奔奔族!”奔奔族”的成功炒作,也成了国内其他汽车公关代理公司研究和模仿的对象。同样,公关派面临的数字营销人才严重缺乏的现状,更多的都是把传统的公关手段直接或者间接的复制和转移到互联网上,缺乏完美的创意和执行,取得的效果更是一般。

据美国互联网调研公司Com Score最新调查显示,全球范围内使用社交网络的人数越来越多,从2007年的4.64亿增长到今年6月的5.8亿,增长了25%。目前,在美国有250家网络社交网站或公司。2008年一觉醒来,中国SNS网站(网络社交网站)似乎遍地开花。成立于2005年12月的校内网无疑是国内最早的追随者之一。海内网、开心网、天际网、51社区……中国瞬间冒出为数众多的SNS网站、网络社交声势极为浩大:700万人拥有Friendster网站的账号,另外,每周还有20万的新用户加入;搜索引擎google公司旗下的Orkut网站的用户正以每周10%的速度增长着;MySpace网站的使用者达到了200万;多达1600万人在Tickle网站注册。网络真正形成一个社会,而不仅仅是一种新媒体、新商务和新的交流方式。最大的特征就是个人成为互联网的主体,具体地说,未来每一个人,除了在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在网络上都有一个自己的代表,在网络上能够体现你的个性、你的思想、你的各种信息,同时也可以随时与你沟通交流,每一个人都成为互联网的一个“节点”。

电影中马克当时用的索尼 VAIO 是完全准确的,而且很有趣的是,在科克兰德宿舍(Kirkland House ,注:电影中马克的宿舍)的壁炉上有个贴纸写着「USE OF THIS FIREPLACE IS PROHIBITED」(禁止使用该壁炉)。事实上,在 2003 年的时候哈佛几乎每个宿舍的壁炉上都有这样一个贴纸,那是因为当时学校的行政条规更改要求的。 马克笔记本上出现的阿帕奇(Apache)配置文件目录列表以及 WGET 下载命令都和电影里出现的完全一致。

还是那个AaronSorkin ,用高频度大剂量的语言炫耀自己的天赋同时也像你示威并随时准备嘲笑的家伙。创业就是要有个偏执的理由,不为什么我本能的就是要实现那样。创业之路是场马拉松,没有尽头永不止步,每时每刻都是战争,谁停下打盹或去旁边看鸭子,就请出局吧。老好人、喜好刺激的天才、满脑都是钱的家伙都被甩下车,只有出卖了朋友,为了最初的梦想不断前进的Mark守住了facebook.当然,也可能都是AaronSorkinYY出来的,有的时候我们找不到理想的爱情是因为那个理想本身是工业化的,是为了盈利为了创意而生产出来的标准化产品,如果你爱上的是那个工业化的符号,那么爱情注定只能转移了。

  社会化媒体并不局限于社会化网络站点,分享照片、视频和其他多媒体内容也是社会化媒体中颇受欢迎的内容。近年来,Flickr已经凭借自身实力成为了一个社会化站点,上面有群组、照片库,允许用户创建配置文件、添加好友,或将照片整理成图像或视频专辑。Youtube是首个视频托管与共享站点,创立于2005年,用户可以上传长达10分钟的视频并通过Youtube分享或将其嵌入到其他网站(社会网络,博客,论坛等)。

伴随着例如Slack等工作社交网络的爆炸性发展(Slack在前不久迎来了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0万人的节点),以及即将上线的Facebook at Work的影响,在办公室使用社交网络已经从一项禁忌转变成了一种需求。企业正在逐渐采用社交工具,来打通内部交流、让销售人员接近消费者,以及毋庸置疑的,进行市场调研和推广。然而问题是一线员工对这一趋势似乎并不买账。《哈佛商业评论》针对2100家企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所有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工作的受访公司中,仅有12%认为自己确实在有效利用社交媒体。即使是与社交媒体一同成长的“千禧一代”们也感到了举步维艰。雪城大学社交媒体教授威廉·沃德指出,“即便一个人从小就在社交网络的环境中成长,他们也不一定能在工作中专业地运用社交媒体。”

  数字营销的理论基础是从财务管理中杜邦分析法中延伸出来的,净资产收益率=销售净利率×资产周转率×权益乘数,净资产收益率的高低首先取决于资产净利率的 高低。而资产净利率又受两个指标的影响,一是销售净利率,二是资产周转率。要想提高销售净利率,一方面要扩大销售收入,另一方面要降低成本费用。资产周转 率反映了企业资产占用与销售收入之间的关系,影响资产周转率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资产总额,由杜邦分解式和杜邦结构图均可见:销售净利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资产周转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而资产净利率越大,则净资产收益率越大。戴尔的成功之谜也可以说明资产周转率,即降低库存和加快流动资金的流动是对 企业的经济效益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数字营销的信息反馈机制主要是加快资金周转率,提高企业财务投资中心的效益,降低库存损耗,加快流动资金的周转,降低利息损耗,降低成本中心的成本。对利润中心来讲主要是扩大产品销量扩大市场占有率来提高利润中心的效益。 

Show the social sharing icons before or after posts: Here you can select the social sharing icons to show before or after posts. You can choose to show the social sharing icons you selected above (round/squared layout), or pick from a different (rectangle) set of social share icons. You can also define a text before the social share icons, e.g. “Please follow and share us!” define the alignment of the social share icons (left/right/center).

很多Twitter的Heavy user同时也Follow了很多其他推客,少则上百,多则成千(一点都不稀奇)。以我为例,我在Twitter上活跃的比较晚,大概是2009年4月15日左右开始活跃起来,还不如我写了四年的博客,已经超过了1000多位订阅读者。但是就这短短的一个星期,我通过积极的Tweet一些有趣有价值的信息,以及我的博客内容和思考,快速积累了250多个Followers,同时我也Follow了将近400多个推客,这些人带给我的就是平均每秒钟刷新一条Tweet,理论上我是无法全部看完的,只能在空闲的时候走马观花扫描一些关键字,个别感兴趣的点开信息中的Tiny URL自己阅读一番;也可能直接RT一些特别好玩的信息;还有就是重点关注一下回复给我的信息 @betashow ,绝大部分信息错过了就错过了,但是真正有价值或者好玩的信息,一定会被别的朋友反复RT,直到我看到,所以错过的也无所谓。

  特别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2013年6月曝光的美国绝密谋划“棱镜”(PRISM)监听项目,引起轩然大波,成为轰动一时的国际政治和外交事件,使美国的国际形象受到重创。原来,NSA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通过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和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政府部门和企业,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受到美国国安局信息监视项目“棱镜”监控的主要有10类信息:电邮、即时消息、视频、照片、存储数据、语音聊天、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和社交网络资料的细节。“斯诺登事件”后,各国纷纷加强信息安全建设,以保护自身“信息疆域”的安全。

杰西·艾森柏格饰演马克·扎克伯格,哈佛大学学生,Facebook的共同创办人之一。艾森柏格于2009年9月签约参演该片,同时也是首位加盟的演员[3]。在接受《巴尔的摩太阳报》访问时,艾森柏格说:“尽管我已经演了些精彩的电影,但这个角色似乎在很多方面更是如此的冷漠,对我来说,这是更真实的最好方式。我不常演冷漠的角色,所以感觉很舒服:新鲜又让人兴奋,就如同你从来不用担心没有观众。那不是我担心没有观众,而是它应该只是你心中最大限度的东西。《社群网战》是我从电影中获得的最大解脱”[4]。

我举个例子,今天听到于总给我很大震撼,我们以前做消费者调研不是这样做的,我们以前做消费者调研,先拍脑袋找一批客户,那是我们的客户。在座做过广告公司的人,忽悠客户都这么做。告诉你说一组多少钱。做出来之后这叫洞察,最后给一个结论。这个是基于非数据的,有点夜观星象的做法。它不是一个非逻辑推导出来的过程,但是刚刚于总讲的那个一定要记住,是MR加BI加MR,什么意思?你先把细分做出来之后,有了基础的数据,再去问商业智慧说,这个数据对不对,再通过搜索引擎重复验证,这个三道验证手续之后,最后这个漏斗一步一步缩窄之后,结论就会比传统做法更精确一点。是不是绝对的说这个比较好,我看不一定。所有的科学到最后都有不科学的成分在里面,说不定严格推导出来之后东西卖不出去了。

企业的高管经常会认为,一旦在Facebook上建立页面,员工就无法对局面加以控制,从而出现许多对品牌形象不利的信息。大企业的高管尤其担心这种情况。如今,不光会有喜欢某品牌的人发表的正面信息,还会有很多讨厌该品牌的人发表负面信息。实际上,建立Facebook页面本身并不会改变这种现状。问题在于:你是否愿意成为这种交流中的一员?如果参与到社交网络和博客中,就表明你的品牌在乎用户的反馈,而且愿意倾听并满足用户的需求。

事实上,较为“乏味”的品牌通过社交媒体获得的推广通常是最好,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推广后,这类产品的受欢迎程度将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而相对炫酷的产品反而很难达到这种效果。刚刚被软件公司Intuit以1.7亿美元收购的个人理财网站Mint就是很好的例子。Mint虽然并非最有趣的创业公司,但却利用社交网络获得很好的推广效果。它利用社交网络来为自己的品牌营造声势,并通过博客为用户提供许多小贴士和有趣的内容。此举也吸引了许多用户和博客读者自愿推广Mint的品牌。

Icons也就是图标素材,无论是在职场设计中,还是在演示文件PPT设计中,都是非常高频率出现和要使用的内容,有时候一笔一笔的绘制出来难免效率低,而如今在网络上其实就有很多免费甚至可商用的图标素材提供的,比如阿随君今天发现的这组,多达1400+枚图标,而且主题内容非常有针对性,就是专注提供社交媒体图标,别担心都是国外的社交媒体哦,这组里连微信都是有的,还是相当贴心的,放效果图之前,先发一下领取这份大礼包的地址:http://www.graphicsfuel.com/2017/08/1400-social-media-icons-fre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