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制作社交媒体图标 最佳社交媒体宣传活动”

在过去的3至5年间,转战社交媒体平台作为推广平台的品牌以几何级数上升,原因很明确,就是社交平台让我们实时追踪努力成果,比起那些昂贵的线上广告,它们性价比更高,品牌也变得更为多元化。然而,面对社交媒体推广活动,消费者越来越理性,因此愈来愈不欢迎那些企图占据他们社交空间的品牌。你需要精心安排内容,使那些潜在客户对你有更多期待,继而关注、订阅或是注册,或是将一次随意浏览转化成即兴购物。这些经常上网的消费者喜欢被取悦,会更加留意不硬消的品牌。

那么这种社交的属性从何而来?Andreas·Kaplan 和 Michael·Haenlein(2010)的观点认为,社会化媒体是 “一组基于互联网的应用,这些应用建立在Web 2.0(内容的创造和交流来自用户产生的内容)的理念和技术基础之上”。换言之,互联网技术和Web 2.0技术是支撑起整个社会化媒体运行的基础。互联网技术为所谓的社交提供了必要的通讯渠道,实现了最基本的信息传递接收 ,而Web 2.0技术才真正完成了从单一的接收转向双方甚至多方的互动。可以说,Web 2.0 技术覆盖下的社会化网络更接近模拟的社区,人与人之间产生联系的途径开始增加,即使这种联系倾向于是一种“弱连接”[5],但人们对信息的主动编辑与反馈能力在双向甚至多向的沟通中不断应用到了更多的传播领域,也为社会化媒体被赋予更多商业的内涵提供了可能。

举一个例子:我的博客托管方是Network Solutions,有一段时间,我的博客无法上传内容,我对此十分恼火,于是在Twitter中写道:“Network Solutions太滥了。”并且在其中标记了“@Shashib”,此人负责处理Network Solutions社交媒体的推广。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了Shashib的回信,他表示愿意听取我的意见并帮助我解决问题,并承诺Network Solutions的代表随后会与我取得联系。又过了一会儿,我果然收到了Network Solutions打来的电话,而且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如此一来,我便会永远成为Network Solutions的忠实用户。

报告显示,2005-2011年上半年,已经披露的中国社交网络行业的投资事件为106起,其中已经披露投资金额的投资案例为74起,披露的投资金额总额为10.98亿美金,平均投资金额为1484万美金。与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相关行业的细分领域如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相比,VC/PE对中国社交网络的关注度稍弱,但是相对于其他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应用/服务而言,社交网络的投资情况引人注目。2011年,我国社交网络投资创历年新高。

第二类,“感受型”营销人才。这一类人才主要负责和消费者互动接触,在营销团队中,他们总是代表了某一个社会团体的利益。比如说:职场妈妈,她们渴求事业成功,同时也想做一个好妈妈;或者是一直想着怎么才能吸引异性眼光的青少年。公司内部必须有一些人能够代表某个社会群体真正的所思所想,并且将他们的感受和他们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告诉营销团队的其他人。另一方面,感受型营销人才也是编辑,他们要确保发布出去的信息准确地代表了某个社会群体的利益。

  第一,电子邮件。互联网本质上就是计算机之间的联网。早期的E—mail解决了远程的邮件传输的问题,至今它也是互联网上最普及的应用,同时它也是网络社交的起点,人们因此在无法见面的时候除了写信和打电话外有了一个更低成本和更方便的交流方式。另外它引入的“群发”、“转发”等模式也放大了个体信息传输节点的能量。但在这一点上邮件有很大的人群局限性,你只能向知道地址的人传输信息和进行社交活动,否则往往被称作垃圾邮件。

在一些联校的比赛后,温克洛夫斯兄弟发现Facebook已扩展至其他大学,如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和伦敦政经学院,决定向朱克伯格提出诉讼,控告他窃取知识产权。同时,萨维林反对帕克为Facebook进行的商业决定,并冻结公司的银行账户,结果造成争议。后来朱克伯格透露指他们已获得天使投资者彼得·泰尔注资50万美元,让他心软了。然而,随著网站开始扩大,工作人员的人手亦渐渐增加,在Facebook使用人数达100万人次时,萨维林发现新的投资协议让他的股份减少了,顿时感到愤怒。萨维林面对朱克伯格和派克,誓言在被逐出公司总部的房子前,为朱克伯格所占的股份提出起诉。结果,萨维林的名字从联合创始人的栏上被移除。稍后,因帕克涉及私藏可卡因的事件,且帕克还试图把责任归咎于萨维林,终使朱克伯格跟他撇清关系。

社会媒体(social media)是人们用来创作、分享、交流意见、观点及经验的虚拟社区和网络平台。社会媒体和一般的社会大众媒体最显著的不同是,让用户享有更多的选择权利和编辑能力,自行集结成某种阅听社群。社会媒体并能够以多种不同的形式来呈现,包括文本、图像、音乐和视频。流行的社会媒体传播介质包括了blog、vlog、podcast、Wikipedia、Facebook、Instagram、plurk、Twitter、Google+、网络论坛、Snapchat等,某些网站也加入类似功能,例如百度、Yahoo! Answers、EHow、Ezine Articles等。

  特别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2013年6月曝光的美国绝密谋划“棱镜”(PRISM)监听项目,引起轩然大波,成为轰动一时的国际政治和外交事件,使美国的国际形象受到重创。原来,NSA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通过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和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政府部门和企业,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受到美国国安局信息监视项目“棱镜”监控的主要有10类信息:电邮、即时消息、视频、照片、存储数据、语音聊天、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和社交网络资料的细节。“斯诺登事件”后,各国纷纷加强信息安全建设,以保护自身“信息疆域”的安全。

  作为一种能够给用户极大参与空间的新型在线媒体,与传统媒体相比,社会化媒体具有参与性、共享性、交流性、社区性、连通性等基本特征。据大旗网发布的“2009年度中国社会化媒体发展报告”表明:2009年中国网民发布的帖子、博客、视频等各种用户原创内容(UGC)已达到11.3亿条,其中,有近3.7亿条有关商业类的话题。现在看来,几乎可以想象到的每种社会活动都有社会化的用户产生内容的网站。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社会化媒体中,那么反过来,对于企业来讲,意味着社会化媒体是一片绕不过去的“海”。

  (1)社会化媒体形成越来越模糊的组织边界。以共同的爱好形成社区组织,在如今的社交网络中也开始广泛出现。这种组织可以包容不同的年龄、性别、收人、地理位置甚至是价值观和信仰,他们往往以简单的爱好为纽带,通过分享这种双向沟通机制联系起来。最为成功的一个例子是以美国苹果公司的iPod产品为中心的iPod俱乐部,这个在互联网上自发成立的组织人数达到了数十万人,分布在世界各地,他们为苹果这家商业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口碑价值。

2015年的挑战将变成如何将快速增长的物联网与社交媒体进行智能化融合。总的来说,智能设备需要改善它们的社交智慧。这可能需要从挖掘用户的社交关系图开始,包括用户的朋友与追随者。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智能冰箱可以追踪你的Facebook活动,看到你正策划一场派对和响应参加的人数,提醒你去采购啤酒。通过以更复杂的方式倾听社交媒体,追踪用户活动,与用户的朋友和追随者互动,并做出相应回应,智能设备将在未来一年内变得更加智能化。

  不易控,一旦一个病毒进入了社会化媒体之中,就很难人为地把控其发展方向、速度、结果等。更过度的群众恶搞很容易使我们植入的病毒变成对品牌伤害的一个利器,这往往是品牌客户不愿看到的结果。博客、微博、视频网站、Twitter,Myspace、SNS等工具最有价值的在于互动性,体现在影响力和口碑价值。既然互动就有两面性,正面、积极的互动能够提升品牌价值,但负面、消极的互动只能令品牌价值贬值。如何引导好积极的互动、控制好消极的互动是社会化媒体营销永恒的话题,一般企业很难做到尽善尽美,就连知名企业也难免会有失误。王石因在汶川大地震时期博客里关于捐款的一番言论令其遭到媒体和网民的口诛笔伐,个人和万科品牌形象也跌至谷底。

此外,由于Facebook与Twitter都是实时媒体,对于那些短暂流行趋势的短暂交易来说,它们都很完美。一旦遇到时间敏感的邀约,消费者可能倾向于立即行动起来,并完成交易,最终放弃网络交易中常见的强迫性比较购物。最终,广告商将从中获取巨大好处。将个人推文和Facebook帖子与实际购买行为联系起来,从目前来看存在着巨大的分析挑战。但是随着“购买”按钮的出现,具体收入数据可与具体社交媒体信息联合起来,这不该到现在还无法实现。

Float on the page: You can define the location of the social share buttons, e.g. top right, center left etc., and the from the top/bottom/left/right. The social share buttons will appear as flying buttons which move as the user scrolls down.

  第三,交流:传统的媒体是一种“广播”的形式,内容传输或散发到用户那里,是一种单向的流动。而社会化媒体的优势在于,信息的传播是双向的,是一种交流。2007年初,淘宝网和中国最大的本地化生活社区口碑网合作,设立淘宝网15碑房产频道,正式进参入房产交易领域。2008年2月,北京知名房产中介我爱我家宣布千余家“网店”同步开张,并宣布后期还要增开3000家。自房产中介拉开网上开店的序幕之后,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房地产经营者开始瞄准互联网这块黄金宝地。

电影中马克当时用的索尼 VAIO 是完全准确的,而且很有趣的是,在科克兰德宿舍(Kirkland House ,注:电影中马克的宿舍)的壁炉上有个贴纸写着「USE OF THIS FIREPLACE IS PROHIBITED」(禁止使用该壁炉)。事实上,在 2003 年的时候哈佛几乎每个宿舍的壁炉上都有这样一个贴纸,那是因为当时学校的行政条规更改要求的。 马克笔记本上出现的阿帕奇(Apache)配置文件目录列表以及 WGET 下载命令都和电影里出现的完全一致。

2012年4月10号,Facebook宣布以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2012年10月25号,Facebook以总值7.15亿美元收购Instagram。2012年12月,Facebook旗下的图片共享服务Instagram因其使用图片共享服务的新条款而在互联网上引起轩然大波,Instagram对此进行了澄清,称不会在广告中使用或销售用户的照片,从而打消了用户的顾虑。北京时间2013年10月22日,诺基亚宣布instagram将会入驻Windows Phone市场,11月21日Instagram正式登录Windows Phone 8平台。[1] 

2003年秋,哈佛大学恃才放旷的天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Jesse Eisenberg 饰)被女友甩掉,愤怒之际,马克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学校的系统,盗取了校内所有漂亮女生的资料,并制作名为“Facemash”的网站供同学们对辣妹评分。他的举动引起了轰动,一度致令哈佛服 务器几近崩溃,马克因此遭到校方的惩罚。正所谓因祸得福,马克的举动引起了温克莱沃斯兄弟的注意,他们邀请马克加入团队,共同建立一个社交网站。与此同时,马克也建立了日后名声大噪的“Facebook”。 经过一番努力,Facebook的名气越来越大,马克的财富与日俱增。然而各种麻烦与是非接踵而来…

营销效果的分析衡量需要基于数据的监测。那么,对于社交媒体营销,怎样来监测效果呢?来自捷克的社交媒体数据分析工具Socialbakers能够帮助企业解决这个问题。Socialbakers不仅可以衡量粉丝增长率,分析参与度,追踪关键传播人,还能监测竞争对手的社交媒体营销活动。目前,Socialbakers支持Facebook、Twitter、Google+、LinkedIn以及YouTube的社交数据分析。对于跨境电商营销,还有一个问题:时差。我们的营销团队可能在中国,但是又不想熬夜与国外的粉丝互动,是否有类似国内皮皮时光机的定时发送工具呢?答案是肯定的,像Buffer/Postify/Timely都能提供定时发送服务。

营销内容有了传播动力,你只需要依靠自己的优势资源将内容的“石块”投入用户关系链组成的“池塘”中,涟漪便一圈连一圈甚至一圈叠一圈的迅速传播出去。而营销内容传播的启动方式可以是多样化的,这要看自己的优势和能够利用的资源。可以是电视节目中的曝光,可以是网络媒体的报道,可以是微博大号的转发,可以是大量投放的广告,甚至是靠水军冲上的热门话题榜。只要能启动内容传播的程序,击中关系链中的任意一个点,都可以作为传播的开端,这个开端可以是单点,但最好是多点同步启动传播,这样的叠加效应将很明显。

很多Twitter的Heavy user同时也Follow了很多其他推客,少则上百,多则成千(一点都不稀奇)。以我为例,我在Twitter上活跃的比较晚,大概是2009年4月15日左右开始活跃起来,还不如我写了四年的博客,已经超过了1000多位订阅读者。但是就这短短的一个星期,我通过积极的Tweet一些有趣有价值的信息,以及我的博客内容和思考,快速积累了250多个Followers,同时我也Follow了将近400多个推客,这些人带给我的就是平均每秒钟刷新一条Tweet,理论上我是无法全部看完的,只能在空闲的时候走马观花扫描一些关键字,个别感兴趣的点开信息中的Tiny URL自己阅读一番;也可能直接RT一些特别好玩的信息;还有就是重点关注一下回复给我的信息 @betashow ,绝大部分信息错过了就错过了,但是真正有价值或者好玩的信息,一定会被别的朋友反复RT,直到我看到,所以错过的也无所谓。

Comments

  1. Kellie Odom

    然而改变就在前方。在2015年下半年,推特和Facebook都大幅改进了其客户服务功能。推特废除了两个账号必须互相关注方可发送私信的功能,意味着企业和顾客能够直接取得私密联系。同时,推特提高了传统的140字私信字数限制,使得企业有条件对顾客的问题进行更好的一对一沟通。不甘示弱的Facebook也推出了测试版Messenger企业版,这一软件为企业提供了基于社交聊天与顾客展开实时、私密对话的新途径。考虑到Facebook Messenger拥有超过8亿用户,不难看出这一软件有望在未来数年内,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无处不在、移动端适配的客服渠道。
    我对爱德华多(Eduardo)这个角色的真实存在并不了解。我觉得这部电影,除了我的角色完全被忽略了之外,描绘了当时的绝大多数事情,捕捉到了我遭受挫折的那几年里爱德华多的角色(以及文克莱沃斯兄弟的角色)。我很享受能观看到这部电影。 回答人:马克·扎克伯格,2010 年 10 月 16 日马克在接收 Y Combinator 的创业学校采访时被问道对《社交网络》这部电影的看法,他的回答如下(文字由 Ranjit Mathoda 转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