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社交媒体 应急管理社交媒体”

在电影中,马克最初建立网站的动机被描述为对 Final Clubs 俱乐部的着迷。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着迷,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他还有其他的动机,比如哈佛校报《绯红》(The Crimson)暗示的制作一个全校通用的肖像名录,事实上我前面已经回答过一次了。(见这里:The Social Network (movie): What is the truth of the Facebook story?)

回到知乎上,我们知道关注和被关注实际上是一件事情的两个角度。A关注了B,等价于B被A关注。在我们所爬取的数据中(见下面的数据全貌图),我们知道这2.6万用户中的每个人都关注了哪些人。也就是说,我们知道了2.6万用户点的所有外连边。从另一个角度想,我们其实也知道在这2.6万用户之间谁关注了谁(蓝圈以内的部分),加上他们关注了其他什么人(蓝圈以外的部分)。因此我们只能分析这2.6万用户(红色实心圆),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其他的人(红色空心圆)的所有连接,这是由我们的广度优先爬取机制所导致的,不爬完知乎整站,不会有真正完整的数据(那些没人关注的账号应该可以忽略)。

相对于SNS来说,Social Media是个更为广泛的概念,而Social Media是基于SNS,Blog,Mini-Blog,BBS,IM,Email等一系列基于互联网的信息传播工具(技术),并且由无数个节点(人)根据自己的专业,喜好,价值观等过滤加工后进行传播的。所以SNS相对更为狭义,只是Social Media中的一个新兴崛起的传播平台(技术?工具?手段?)。所以我这个SNS从业人员也只能浅谈一下Social Media,更深入的探讨需要来自传统媒体,博客服务提供商,Email服务提供商,IM服务提供商,迷你博客服务提供商以及社交网络等多个领域的专家及综合人才来深入研究,更重要的是本人要有丰富的社会化传播经验,比如在Twitter上有上万个Follower(这绝对是无法逾越的经验门槛,如何在 Twitter上发展到Follower?),这方面我推崇一个推客,@Mashable,他在Twitter上有 479,241 Followers,这个推客已经是公司化运作(Social Media Guide),除了做一些Social Media的研究之外,就是帮助一些巨头做Social Media营销的尝试,应该算是专业的Social Media顾问。通过他们发表在 http://mashable.com/ 的文章,我学习了很多,所以也推荐感兴趣的朋友们参考。

Instagram CEO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2012年12月18日在一篇题为“谢谢大家,我们在倾听”的博文中写道:“我们更新服务条款的用意是传递一个信息,即我们希望尝试一种适合Instagram的具有创新的广告形式,但不是像许多人解读的那样,我们会将您的照片卖给别人,同时不给您任何补偿。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这一用语给大家带来的混淆是我们的错误。需要澄清一点的是,我们无意出售您的照片。

从数字营销要的出发点可以看出,数字营销不仅是对经销的产品信息化处理,而且更是企业管理一个重要延伸,数字营销就是将经销实际运作中所涉及到的资源数 据,各类下线经销商、分销商、终端的基础数据,销售及服务所产生的数据,终端及消费者所反馈的数据和产品真伪所给定的防伪数据等等,进行收集整理,集中分析处理并用于企业生产的指导和管理。 那么数字营销对企业有那些实际的用处呢?营销信息化管理不仅是企业对经销商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一个重要方面,他能让企业清楚的知道自己每个产品的实际赢利状 况、资源的使用效率,市场内本地市场的变化特征及发展方向等等。并且通过产品信息化管理,企业通过数字营销还能发掘出以前未曾注意过的市场与空间,更重要 的是可以阻止假冒产品对市场的冲击。 数字营销企业对内是创造更大的效益,对外是上控制经销商,中控二批商,下控制营销终端。数字营销是对传统营销一个质量的提升,也是通过信息化手段的应用, 把企业管理的精度大大提升,使企业在商战中知己知彼,从而实现百战不殆的管理境界!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 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其质量是否也跟着一起降下来了呢?

(1)Facebook。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每月活跃用户数高达13亿人[1]。此外,大约有3000万家小公司在使用Facebook,其中150万企业在Facebook上发布付费广告。当前,跨境B2C大佬兰亭集势、DX等都开通了Facebook官方专页,Facebook海外营销受到了越来越多跨境电商从业者的关注。当然,在面对俄罗斯市场时,你应该选择VK而不是Facebook。在俄罗斯乃至东欧,VK是人们首选的社交网站。

  数字营销的理论基础是从财务管理中杜邦分析法中延伸出来的,净资产收益率=销售净利率×资产周转率×权益乘数,净资产收益率的高低首先取决于资产净利率的 高低。而资产净利率又受两个指标的影响,一是销售净利率,二是资产周转率。要想提高销售净利率,一方面要扩大销售收入,另一方面要降低成本费用。资产周转 率反映了企业资产占用与销售收入之间的关系,影响资产周转率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资产总额,由杜邦分解式和杜邦结构图均可见:销售净利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资产周转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而资产净利率越大,则净资产收益率越大。戴尔的成功之谜也可以说明资产周转率,即降低库存和加快流动资金的流动是对 企业的经济效益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数字营销的信息反馈机制主要是加快资金周转率,提高企业财务投资中心的效益,降低库存损耗,加快流动资金的周转,降低利息损耗,降低成本中心的成本。对利润中心来讲主要是扩大产品销量扩大市场占有率来提高利润中心的效益。 

传统的社会大众媒体,包含新闻报纸、广播、电视、电影等,内容由业主全权编辑,追求大量生产与销售。新兴的社交媒体,多出现在网络上,内容可由用户选择或编辑,生产分众化或小众化,重视同好朋友的集结,可自行形成某种社群,例如blog、vlog、podcast、Wikipedia、Facebook、plurk、Twitter、网络论坛、等。社交媒体的服务和功能更先进和多元,但费用相对便宜或免费,近用权相对普及和便利,广受现代年轻人的采用。社交媒体和传统社会媒体的明显差别如下:

《社交网络》的形式和内容都不缺,算是一部形式与内容兼备的佳作。电影加入了许多新颖的表现手法和叙事结构,还把特效、摄影和剪辑都技术流的东西全囊括进去。还是世界第一部用4K数字摄影机拍摄的电影,片中双胞胎兄弟同人扮演更牵涉到后期天衣无缝的特效处理。在剪辑和叙事结构等形式运用上与《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有相似之处,两者都为交叉叙事。这样一来《社交网络》已成了叙事表现手法、剪辑运用、高科技拍摄和特效处理上的形式集大成者 。(网易娱乐评)[7]

(5)Vine。Vine是Twitter旗下的一款短视频分享应用,在推出后不到8个月的时间,注册用户就超过了4000万[3]。用户可以通过它来发布长达6秒的短视频,并可添加一点文字说明,然后上传到网络进行分享。社交媒体平台8th Bridge调查了800家电子商务零售商,其中38%的商家会利用Vine短视频进行市场拓展[4]。对于跨境电商,显然也应该抓住这样的一个免费平台,即可以通过Vine进行360°全视角展示产品,或利用缩时拍摄展示同一类别的多款产品,也可以利用Vine来发布一些有用信息并借此传播品牌。例如,卖领带的商家可以发布一个打领带教学视频,同时在视频中植入品牌。类似的应用还有MixBit,由YouTube创始人郝利和陈士骏创办,视频长度为16秒;此外,Facebook旗下Instagram也开发了短视频功能,时长15秒。

Hub(牵线人)方面,说实话我个人只认识徐湘楠一个人,其中还有一位目前处于账号停用状态,这里便不做过多分析。只有一点比较有趣,作为大V,粉丝数很大很正常,然而这些用户关注的人数也算是很多的,好几个甚至达到了几千,不可不谓之具有某种交际花属性。另外提一下,Net10k Hub的第五名,叫干脆面的用户,我已经无法知道是谁了,原来的用户ID是wang-wang-wang-08-18,现在改掉了,总觉得跟徐湘楠(ID:miaomiaomiao)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4)综合型。话题、活动都比较杂,广泛涉猎个人和社会的各个领域,公共性较强。例如人民网的强国社区以国家话题的交流影响较大;天涯社区是以娱乐、交友和交流为主的综合性社交网站;知名的百度贴吧话题更无所不有。总的来说,所有社交网站都以休闲娱乐和言论交流为主要特征,最终产物都是帮助个人打造网络关系圈,这个关系圈越来越叠合于网民个人日常的人际关系圈。借助互联网这个社交大平台,网民体验到前所未有的“众”的氛围和集体的力量感。

营销内容有了传播动力,你只需要依靠自己的优势资源将内容的“石块”投入用户关系链组成的“池塘”中,涟漪便一圈连一圈甚至一圈叠一圈的迅速传播出去。而营销内容传播的启动方式可以是多样化的,这要看自己的优势和能够利用的资源。可以是电视节目中的曝光,可以是网络媒体的报道,可以是微博大号的转发,可以是大量投放的广告,甚至是靠水军冲上的热门话题榜。只要能启动内容传播的程序,击中关系链中的任意一个点,都可以作为传播的开端,这个开端可以是单点,但最好是多点同步启动传播,这样的叠加效应将很明显。

  在政治方面,社交网络作为网络公共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作用日益显著。人们常提及2010年底以来,中东、北非地区发生的被称为“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的政治动荡。Facebook、Twitter、博客等社交网络或新社会媒体网络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有时也被称为“脸谱革命”或“推特革命”,尽管其影响还多在技术与工具层面。另外,社交网络也使人的社会行为与社会身份更加公开透明。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络基本上都将开放、分享、透明作为基本原则,网络与现实社会中人们的身份、行为趋于高度统一。透明与统一的网络社会促进现实社会朝着活动更开放、权力更分散的方向演进,这在社会治理、公共服务上具有很大的应用潜力。基于微博、搜索引擎等大数据应用在公共健康、社会环境监测、政策制定等方面开始发挥作用。

You can add location information to your Tweets, such as your city or precise location, from the web and via third-party applications. You always the option to delete your Tweet location history. Learn more

江湖派,有人的地方必然有江湖,有网络的地方,更是有江湖。数字营销的江湖派,成为国内传媒领域的一大特色。他是由早期的一批网络写手,网络名人,网络推手成立的数字营销公司,从之前制造的网络热点事件来看,出自江湖派的经典案例较多,如“王老吉亿元捐款”,“最美女清洁工”等,借助热点事件,从社区论坛最先发起,成为网络舆论的热点。但此类公司大多都不是正规军出身,接单大多都是攻击竞争对手等不光彩的案例,如前段时间惊爆的两大杀毒厂商之间的口水战,四处都能看到枪手的影子,他们大多都是靠经验,没有科学理论的数据起点,没有稳定长期客户,资金储备不足,在人才引进上缺乏吸引点,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很容易被市场淘汰。

杰西·艾森柏格饰演马克·扎克伯格,哈佛大学学生,Facebook的共同创办人之一。艾森柏格于2009年9月签约参演该片,同时也是首位加盟的演员[3]。在接受《巴尔的摩太阳报》访问时,艾森柏格说:“尽管我已经演了些精彩的电影,但这个角色似乎在很多方面更是如此的冷漠,对我来说,这是更真实的最好方式。我不常演冷漠的角色,所以感觉很舒服:新鲜又让人兴奋,就如同你从来不用担心没有观众。那不是我担心没有观众,而是它应该只是你心中最大限度的东西。《社群网战》是我从电影中获得的最大解脱”[4]。

 我的名字叫Mark Zuckerberg,我是一典型卷发犹太人,我成绩优秀,高中最爱编程,造了几个有点小用的软件后,我考上了哈佛. 在大学我什么都不缺,社交?那是上等社会有钱小孩的游戏,我羡慕但我不需要,女朋友?有一个我喜欢无比的女生Erica,但她没我聪明,从她去波士顿大学就知道了. 我不会甜言蜜语,我向来直言直语,这就是为什么我女朋友会叫我*sshole然后和我分手. 我生气我愤怒,于是我在博客里说了她的坏话,我还专门因此建立一个叫走facemash的网站来表达我对所有女生的不屑. 我1小时内编程出来的网站在两小时内因为流量过大把哈佛的网络系统瘫痪,那又怎样? 我什么都不怕.

职业社交网站在国外以LinkedIn为代表,它成立于2002年12月并于2003年启动。LinkedIn为在职人士提供高效、安全并且有商务价值的社交服务。它的用户有寻求人力资源的猎头和企业、在特定人群做市场推广的机构、个人求职者、有维护人脉关系需求的用户。随着商业模式的扩展,LinkedIn已不仅仅只是一个求职类的社交网站,它的商务性以及一些特殊功能已被一些商业网站用来当作营销的渠道,LinkedIn真正地把社交关系变成了商业网络。

如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所称,当今世界的政治已经走向“互联网表达式政治的时代”《微博政务,各国官员新挑战》,《环球时报》2012年5月30日。面对日益增长和成熟的数字政府和数字公民,全球政治性社交媒体应用总量持续扩张,应用形式趋于完备,Flickr、Twitter、Youtube、Facebook、微博等全球热门社交媒体以及Tumblr、Google+和Instagram等新兴社交媒体结构了一个包含文本、图片、视音频多种形式的立体交往网络,其在应用主体、内政和外交方面发展态势如下:

一些统计数据表明,假冒行为正在中国急剧增多。不仅数字在增长,造假的方式也不断翻花样。一些造假者近年来加强了制造假冒进口产品的活动,将所制的假冒产品假冒成品牌所有人或其被许可人,在另一市场上制造并进口到中国的产品。更有甚者,一些造假者还将假冒进口产品出口到其它国家和地区。假冒产品的与日俱增,而由于造假在暗处和人们对商品的假货识别能力差,由于法律支持不够,企业或个人打假效果不佳,专家们总结的企业打假两大困难便很有代表性:一是法律法规不完善,对造假售假者处罚过轻;二是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导致大量制假售假专业地区久盛不衰。而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各种防伪技术,由于防伪观念的错误,都往往停留在商品标记阶段,由于消费者准确验证率低,防伪效果微乎其微,实际中的防伪效果很差。打假和防伪的苍白无力使假冒伪劣产品的泛滥还导致消费者对一些品牌失去信心,给这些品牌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Comments

  1. Kellie

    但是也有人对此比较怀疑。新的研究显示,虽然常有人指责今天的大学生是最自我中心的群体,但是他们的自恋和他们对Facebook的使用之间并没有联系[参见《计算机与人类行为》(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第32卷,212页]。波伊德主张,学生们热衷使用社交媒体,并不是因为他们我行我素或者迷恋技术,而是因为他们需要友情。“我采访青少年的时候,他们一次次地告诉我,他们宁愿在现实中和彼此见面,一起跨上自行车,不受拘束地出去游玩。但由于社会散播了大量关于陌生人的恐怖信息,这些年轻人已经很难在网络之外的地方见面交往了。”
    “网络社会”中的交往主要是以计算机为中介的交流,它使人趋向孤立、冷漠和非社会化,容易导致人性本身的丧失和异化。“网络社会”开放的、自由的信息系统提供的是一种崭新的,动态的和超文本式的传播模式,这种人机系统高度自动化、精确化而缺少人情味,容易导致人们对现实生活中的他人和社会的幸福漠不关心,容易使人产生精神麻木和道德冷漠的问题,并失去现实感和有效的道德判断力,严重时会导致人性的丧失和异化,出现一些反人类的极端事件。据调查,大学里有不少学生上网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是在学习而是在玩网络游戏,精于此道的人也不少。当前大部分网上游戏充斥着战争、暴力、凶杀等血腥内容,痴迷于此的学生容易养成冷漠、无情和自私的性格,既不关心集体,也不关心他人。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1998年7月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提醒人们对德国和其他国家的新纳粹等极右翼势力利用因特网加强宣传的事态予以关注。这份报告认为,尽管这种趋势尚“不至于使新纳粹势力的行动能力得到增强”,但右翼势力的宣传材料在因特网上越来越多,产生的影响已引起人们的担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