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新社交媒体 _社交媒体介绍”

很多Twitter的Heavy user同时也Follow了很多其他推客,少则上百,多则成千(一点都不稀奇)。以我为例,我在Twitter上活跃的比较晚,大概是2009年4月15日左右开始活跃起来,还不如我写了四年的博客,已经超过了1000多位订阅读者。但是就这短短的一个星期,我通过积极的Tweet一些有趣有价值的信息,以及我的博客内容和思考,快速积累了250多个Followers,同时我也Follow了将近400多个推客,这些人带给我的就是平均每秒钟刷新一条Tweet,理论上我是无法全部看完的,只能在空闲的时候走马观花扫描一些关键字,个别感兴趣的点开信息中的Tiny URL自己阅读一番;也可能直接RT一些特别好玩的信息;还有就是重点关注一下回复给我的信息 @betashow ,绝大部分信息错过了就错过了,但是真正有价值或者好玩的信息,一定会被别的朋友反复RT,直到我看到,所以错过的也无所谓。

Musical.ly, a video-based social network popular with teenag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is being sold for between $800 million and $1 billion to Bytedance, the company that controls Chinese news aggregator Toutiao, according to a person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让我们仔细看看RSS图标。这种白色和橙色的图标,允许用户在他们所订阅的网站上面获得最新的新闻以及即将举行的活动的消息。RSS订阅方便友好的提供了大量的信息,它可以通过RSS聚合进行编辑及显示(新闻阅读器、订阅阅读器、新闻聚合器、RSS阅读器)。人们不能通过RSS共享——它是一个单端通信工具。所以,把RSS图标放置在社会媒体图标中是不正确的。你应该更好的从视觉上区分于其他的,将RSS图标放在第一个或者最后一个位置也是不错的选择。

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的产生代表了这种需求。Daniel Scocco 把社会化媒体看作是“各种形式的用户生产内容,以及使人们在线交流和分享的网站的集合”(2009)。社会化媒体允许个体对信息的撰写、分享、评论、讨论等,而目前,论坛、博客、微博、微信、播客以及各大社交网站正是得益于互动性的拓展,不断发展成为信息传播过程中新生而重要的平台,取得了传统媒体形式尚不具备的突破。在社会化媒体覆盖的互联网环境下,信息聚合、去中心化和交互性极强的新生态背后是信息的高度共享与按不同兴趣而产生网络社群,信息的保存与传播更为便捷。特别要注意的是,用户随着喜好内容差异的分化趋势形成具备不同倾向的、有集中喜好的粉丝群,这使得一个建设得当的社交账号不仅可以成为“媒体”,甚至能在粉丝群的基础上通过恰当的社交互动继而达到“营销”的目的。

除了职业外交人员和机构进行的社交媒体外交活动,各国政治人物及政治机构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多重外交活动,其微博外交的目的更为隐蔽,政治传播的策略性更强,这也是微博外交发展的隐性层面。如俄罗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2010年11月2日在Twitter上发布了三条信息,描述自己登上日俄争议领土南千岛群岛的情况,“今天首次登上了南千岛群岛,和居民们谈话并参观了地热发电站”,同时发布了一张离岛时拍摄的照片,赞扬说“俄罗斯风景秀美之地竟是如此之多!”这一举动引发了全世界大多数媒体展开日俄关系的报道。日本外务大臣当天紧急就此事提出“严重抗议”,日本首相也表示“遗憾”。这一事件堪称是策略运用微博外交的经典案例。

安德鲁·加菲尔德1983年生在美国洛杉矶,后不久和父母搬回英国。曾在伦敦大学附属戏剧中心学校接受表演训练,出演过曼切斯特皇家交换剧院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和《Kas》等剧,为此获得04年MEN Theatre Award和06年Evening Standard Theatre Award奖肯定,06和07年凭借在伦敦西区舞台上的表现获得了Evening Standard Theater Awards的杰出新人奖和伦敦戏剧评论家协会颁发的最具潜力新人奖。

今年1月,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一次会议中称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贺卫方就此发表微博称这种说法”不可理喻”:”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把司法独立说成是什么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调研显示,2003年中国博客作者已高达4300万,数量居世界首位,超过了第二位美国(2640万)、第三位日本(1400万)的总和,几乎每4位中国互联网用户中即有一位拥有自己的博客;而在活跃互联网用户中,博客拥有率已高达70%以上,几乎是美国的两倍,日本的三倍。以明星、社会精英为引领,数以千万计的互联网用户纷纷开辟、耕耘自己的博客空间。在这里,草根们可以与精英拥有平等的话语权,私人领地般的博客让博客主们可以获得随意主宰的满足感,公众化的传播更大大激发了他们的创作激情,调研显示,针对活跃互联网用户群,5位中国受访者中有4位阅读博客,10位中有7位撰写博客,77.8%的博客主至少每周更新一次博客,这表明博客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全球庞大的社交网络使用人口中,北欧国家的人使用频率最高。荷兰以63.5%的使用人口名列榜首,随后是挪威(63.3%),瑞典(56.4%),韩国(54.4%),丹麦(53.3%),美国(51.7%)和芬兰(51.3%)。加拿大(51.2%)和英国(50.2%)也有超过半数的使用率。在众多国家中,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分别是印度(37.4%),(虽然印度仅占全球社交网络人口的7.7%)、印度尼西亚(28.7%)和墨西哥(21.1%)。这三个国家的主要增幅均在Facebook使用率的提高上。2013年9月,Facebook月活跃用户数量约11.9亿,居全球第一,用户遍及137个国家和地区,在127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居首。超过70%的Facebook用户是非美国用户,40%为非英文用户。

  数字营销的理论基础是从财务管理中杜邦分析法中延伸出来的,净资产收益率=销售净利率×资产周转率×权益乘数,净资产收益率的高低首先取决于资产净利率的 高低。而资产净利率又受两个指标的影响,一是销售净利率,二是资产周转率。要想提高销售净利率,一方面要扩大销售收入,另一方面要降低成本费用。资产周转 率反映了企业资产占用与销售收入之间的关系,影响资产周转率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资产总额,由杜邦分解式和杜邦结构图均可见:销售净利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资产周转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而资产净利率越大,则净资产收益率越大。戴尔的成功之谜也可以说明资产周转率,即降低库存和加快流动资金的流动是对 企业的经济效益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数字营销的信息反馈机制主要是加快资金周转率,提高企业财务投资中心的效益,降低库存损耗,加快流动资金的周转,降低利息损耗,降低成本中心的成本。对利润中心来讲主要是扩大产品销量扩大市场占有率来提高利润中心的效益。 

Scott Kirkley  ….second assistant director: second unitAllen Kupetsky  ….second assistant directorChristian Labarta  ….third assistant director: UKNeil Lewis  ….second second assistant director: BostonRafael Allan  ….additional second assistant director: BostonGreg Tynan  ….daily assistant directorBob Wagner  ….first assistant directorPete Waterman  ….additional second assistant director[1]

还是那个AaronSorkin ,用高频度大剂量的语言炫耀自己的天赋同时也像你示威并随时准备嘲笑的家伙。创业就是要有个偏执的理由,不为什么我本能的就是要实现那样。创业之路是场马拉松,没有尽头永不止步,每时每刻都是战争,谁停下打盹或去旁边看鸭子,就请出局吧。老好人、喜好刺激的天才、满脑都是钱的家伙都被甩下车,只有出卖了朋友,为了最初的梦想不断前进的Mark守住了facebook.当然,也可能都是AaronSorkinYY出来的,有的时候我们找不到理想的爱情是因为那个理想本身是工业化的,是为了盈利为了创意而生产出来的标准化产品,如果你爱上的是那个工业化的符号,那么爱情注定只能转移了。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 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其质量是否也跟着一起降下来了呢?

Instagram创办人Kevin Systrom曾在Odeo当过Intern(这间公司后来变成Twitter..),也曾任职于Google协助Gmail等计划,在知名的问答服务Quora,他揭露了关于创办Instagram的背后故事。Instagram这个服务一共花了8周的时间快速开发到这个阶段,而事实上,他们原本其实是要做一个名为「Burbn」的LBS服务,但是在开发Burbn的原生应用程式(Native App)完后,他们发觉功能太多反而失去重点,最后他们只留下了Instagram看得到的简单功能。

(1)Facebook。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每月活跃用户数高达13亿人[1]。此外,大约有3000万家小公司在使用Facebook,其中150万企业在Facebook上发布付费广告。当前,跨境B2C大佬兰亭集势、DX等都开通了Facebook官方专页,Facebook海外营销受到了越来越多跨境电商从业者的关注。当然,在面对俄罗斯市场时,你应该选择VK而不是Facebook。在俄罗斯乃至东欧,VK是人们首选的社交网站。

事实上,较为“乏味”的品牌通过社交媒体获得的推广通常是最好,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推广后,这类产品的受欢迎程度将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而相对炫酷的产品反而很难达到这种效果。刚刚被软件公司Intuit以1.7亿美元收购的个人理财网站Mint就是很好的例子。Mint虽然并非最有趣的创业公司,但却利用社交网络获得很好的推广效果。它利用社交网络来为自己的品牌营造声势,并通过博客为用户提供许多小贴士和有趣的内容。此举也吸引了许多用户和博客读者自愿推广Mint的品牌。

大部分小米手机的案例研究侧重于对饥饿营销的解读,立足于简单的SWOT模型分析,强调某种做法对于小米企业层面内外部竞争的利弊影响并加以调查列举。但与此类研究不同的是,本文采用ASIAS模型,包括引起注意(Attention)、引起兴趣(Interest)、进行搜索(Search)、购买行动(Action)、人人分享(Share)共五个方面,研究方法上具备一定的创新性。相比SWOT模型,ASIAS模型更符合社会化媒体(尤其是建立在网络的基础上)环境下的营销研究 。

我对爱德华多(Eduardo)这个角色的真实存在并不了解。我觉得这部电影,除了我的角色完全被忽略了之外,描绘了当时的绝大多数事情,捕捉到了我遭受挫折的那几年里爱德华多的角色(以及文克莱沃斯兄弟的角色)。我很享受能观看到这部电影。

回答人:马克·扎克伯格,2010 年 10 月 16 日马克在接收 Y Combinator 的创业学校采访时被问道对《社交网络》这部电影的看法,他的回答如下(文字由 Ranjit Mathoda 转录):

傳統的社會大眾媒體,包含新聞報紙、廣播、電視、電影等,內容由業主全權編輯,追求大量生產與銷售。新興的社群媒體,多出現在網路上,內容可由用戶選擇或編輯,生產分眾化或小眾化,重視同好朋友的集結,可自行形成某種社群,例如blog、vlog、podcast、Wikipedia、Facebook、plurk、Twitter、網路論壇、等。社群媒體的服務和功能更先進和多元,但費用相對便宜或免費,近用權相對普及和便利,廣受現代年輕人的採用。社群媒體和傳統社會媒體的明顯差別如下:

早在 2009 年,Burberry 就希望把顾客的一些反馈转移到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于是他们建立了一个「风衣艺术」(the Art of the Trench)社交网站,用户可以在这里分享各种时尚街拍。在那之后,他们又一直在新的社交媒体上进行尝试:他们曾与 Snapchat 和国外流媒体直播服务运营商Periscope 合作,在 Instagram 的视频中推出过广告,在 Twitter 里加入过购买按钮。 2014 年,Burberry 拓展了「风衣艺术」( the Art of the Trench )的业务,现在这个网站已经进入了 Burberry 的全球市场, 平均每天都有 140 万的人观看他们的视频介绍以及超过 2480 万访客浏览这个网站,其网络移动的销量也增加了两倍。

(7)其他。社交媒体营销的范围很广,除了以上渠道之外,还有论坛营销、博客营销、问答社区营销等。这三类社区尤其适合有一定专业门槛的产品,比如电子类、开源硬件等。主打3C电子产品的DX,起家时依靠的正是其创始人高超的论坛营销能力。此外,如果你的目标人群是毕业生或职场人士,全球最大的商务社交网站LinkedIn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Google+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社交网站,将社交和搜索紧密结合,也越来越受到营销者的青睐。

在过去的15年间,芬奇凭着他的勤奋还有那种骨子里的“挑衅与自命不凡”创作了大量的打上“大卫·芬奇式”标签的电影——《异形3》、《七宗罪》、《心理游戏》、《搏击俱乐部》、《战栗空间》、《十二宫》。在这些影片里充满了大卫·芬奇惯常的阴郁、忧沉、哀伤的基调,并且通过灯光的布置和摄影技术的运用营造这种低沉的氛围。在他的影片里很少使用自然光,大量的使用人造灯光以制造配合影片基调的光影效果。“这样做是为了让观众能拥有和主演拍戏时一样的心情和感受,一种不安定的情愫或者说有些偏执狂的意味。”芬奇说道而芬奇电影里的英雄,在影片结束时都会经历一些因为命运改变而带来的精神创伤。   当被问及为何要创造如斯基调的电影时,芬奇说道:“我不认为电影就只扮演取悦观众,娱乐大众的角色。我的兴趣在于伤痕电影。”芬奇提及的“伤痕”,不仅包括演员演后的那种感受,也包括观众在看后心里所留下的那种淡淡的哀伤。“有很多人认为我的电影是黑色的,是暗淡的,同时也有些扭曲,而我并非故弄玄虚,我只是想引发大家的思考。正如《本杰明·巴顿奇事》一样,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我所想的就是我们必须确定同情本杰明的真实原因,是因为他的疾病,还是因为他的‘诅咒’,或者是其他。这是我们拍摄整部片子的基础,而只要坚守了这个基础,我们就能解释为什么在片中他就是要去到那些他该去的地方,找他应该找的人,做他应该做的事。”

坦率地讲,这样等于花费大量的时间通过普通的社交媒体分享按钮来寻找一个网站,而看起来网页开发人员和网站访问者更喜欢计数器按钮。但是,如果你对社会参与度进行调查而得到一个水平线后,你就会对应不应该使用社会共享计数器按钮而产生怀疑。一篇文章,只有几个甚至是零分享的话看起来就会很平淡,而人们大多倾向于那些欣赏并分享公告和商品(我的意思是有很多人喜欢、推特转发、分享、关注等)。所以,如果你在使用并非流行的网站,你应该选择普通的社会媒体分享图标。那么之后,他们就会改变计数器按钮。

网络是创新的产物,其创新的形式,使信息的传输过程变成参与者主动的认知过程。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容易滋生出更多元化的、甚至偏离社会正常行为规范约束的各种奇观异念。中央电视台《社会经纬》播报了一个关于17岁少年黑客利用自己高超的电脑网络技术设计了一个黑客网站,使登录这个网站的上万台计算机陷入瘫痪,经济损失无法估量的故事。而面对警察的询问,这个少年竟然轻松地说,我只不过是在网络世界展示自己的才华,证明一下自己的价值,这难道也犯法吗?况且网络世界是虚拟的世界,能造成多大损失呢?当前国际舆论对于网络犯罪案件的宣传,使不少人觉得网络犯罪是个人智慧、能力与胆识的体现,它既不伤天害理,也不凶狠残暴,只是一种“孤胆英雄”式的“壮举”。在个人主义盛行的西方国家,许多人并不以其为可耻,反而羡慕和钦佩这种行为,这种善恶不分、是非颠倒的舆论导向对网络犯罪更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近年来,我国一些青少年利用信息技术盗窃金钱、获取情报、传播不健康内容、诽谤他人、侵犯他人隐私等违法犯罪行为时有发生,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德育工作者警觉的信号。

电影由哥伦比亚影业于10月1日在美国发行,并被选为第48届纽约影展在纽约林肯中心的开幕电影。电影获得广泛好评,评论家赞赏其方向,剧本,演艺,编辑及配乐。虽然在电影中描绘的几个人与事实不符,但仍被选为2010年十大名单当中,78位评论家当中有22人选为该年冠军电影。电影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八项提名,包括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最终获得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原创音乐及最佳影片剪接。在金球奖颁奖礼上,电影获最佳戏剧类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及最佳原创配乐。

由好莱坞著名导演大卫·芬奇执导,讲述Facebook创始人的新片《社交网络》曝光了首款海报,海报被设计成一个iPad的屏幕,上面出现的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头像,该角色在片中由杰西·艾森伯格饰演。在头像上印着几行醒目的英文单词:“You don’t get to 500 million friends without making a few enemies ”(你既然有了五亿个朋友,就不可能没有几个敌人。)这段文字配上杰西紧张焦灼的表情,透出大卫·芬奇作品一贯的悬疑氛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