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曝光度社交媒体 _社交媒体培训师”

全片穿插著温克洛夫斯兄弟与萨维林的场景。温克洛夫斯兄弟声称朱克伯格偷用了他们的想法,而萨维林则声称公司的股权被不公平地摊薄。最后,辩护律师告知朱克伯格指将跟萨维林达成庭外和解,由于朱克伯格个人冷酷无情的态度会让陪审团对他高度不同情,对方因此获得了合理的赔偿。电影完结时,朱克伯格看著前女友艾莉卡·欧布莱特的Facebook页面,重新加为好友,然后每隔数秒为网页刷新一次。电影的结语指出温克洛夫斯兄弟获得6,500万美元的赔偿,并须签订保密协议,二人后来参加2008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排名第六;爱德华多·萨维林收到了一笔数目不明的赔偿,而他的名字重新载于Facebook的网页上,显示为“联合创始人”;Facebook网站于207个国家中拥有5亿个用户,市值250亿美元,而朱克伯格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ScanDigital(一家网络照片扫描和视频数字化服务机构)想建立fans群,驱动用户通过Facebook来与其进行互动,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的小游戏,就是每天发送两张有细微不同的照片。让用户指出其中的不同,而赢者会得到价值25美元的ScanDigital礼品卡。再说一个,VeeV Vodka公司,他们办公室里面有许多剩余的帆布手提包,那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呢?他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们给每个包标上价格,用户要想获得这些包,需要在这个企业的Facebook上上传自己喝VeeV伏特加的照片,很快这些剩余的帆布手提包就赠送光了,自己的品牌知名度也增加了,成本呢?VeeV的办公室就显得更加宽阔了。

Social media is information content created by people using highly accessible and scalable publishing technologies. At its most basic sense, social media is a shift in how people discover, read and share news, information and content. It’s a fusion of sociology and technology, transforming monologue (one to many) into dialog (many to many) and is the democratization of information, transforming people from content readers into publishers. Social media has become extremely popular because it allows people to in the online world to form relationships for personal and business. Businesses also refer to social media as 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 or consumer-generated media (CGM).

Instagram创办人Kevin Systrom曾在Odeo当过Intern(这间公司后来变成Twitter..),也曾任职于Google协助Gmail等计划,在知名的问答服务Quora,他揭露了关于创办Instagram的背后故事。Instagram这个服务一共花了8周的时间快速开发到这个阶段,而事实上,他们原本其实是要做一个名为「Burbn」的LBS服务,但是在开发Burbn的原生应用程式(Native App)完后,他们发觉功能太多反而失去重点,最后他们只留下了Instagram看得到的简单功能。

目前,在Vice和迪士尼频道的Facebook主页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到360度全景影片了;而这部超酷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片段也不容错过。我们有理由期望,2016年会有更多发行商甚至知名品牌开始追赶技术潮流、推出更多的沉浸式视频。至于真实的、完全沉浸式的虚拟现实技术,我们则将会在今年早些时候迎来Oculus Rift头戴式设备的商用版产品。这一产品将为我们的新闻流创造更有趣的可能性。同时,Oculus已经推出了一个名为Oculus Social Alpha的新“社交”应用,以配合三星推出的Gear VR头戴式设备使用。这一应用可用于观看虚拟电影,其效果如同让你“坐”在电影院里,实时和其他用户一起观看视频;也许这一应用才是第一个真正基于Facebook新技术的社交应用呢。

只有Twitter上的Heavy user(重度用户)才能真正理解Twitter对他们生活,工作带来的影响,这些人才是Social media最早,最资深的一批实践者,他们中Follower数超过1000的“推客”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博客,这部分人不在少数。真正在使用Twitter的推客(而非测试玩家)都知道,Twitter上传播的消息主要是推客自己在网上看到的新奇事物或者自己写的博客的标题和链接,当然也包括少量的个人突发奇想短语。但是细心的用户一定会发现,超过1000个Follower的推客一定是有“料”的,如果一个人仅仅是不停地在Twitter上发发牢骚,骂骂邻居,或者记记流水帐,那么根本没有人愿意Follower他/她。

2003年秋,在哈佛大学中,恃才放旷的天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被女友甩掉,愤怒之际,马克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学校的系统,盗取了校内所有女生的资料,并制作名为“Facemash”的网站供同学们对辣妹评分。他的举动引起了轰动,一度令哈佛大学的服务器几近崩溃,马克因此遭到校方的惩罚。正所谓因祸得福,马克的举动引起了温克莱沃斯兄弟的注意,他们邀请马克加入团队,共同建立一个社交网站。在没有明确拒绝他们的同时,马克和室友爱德华多·萨维林建立了自己的社交网站。

如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所称,当今世界的政治已经走向“互联网表达式政治的时代”《微博政务,各国官员新挑战》,《环球时报》2012年5月30日。面对日益增长和成熟的数字政府和数字公民,全球政治性社交媒体应用总量持续扩张,应用形式趋于完备,Flickr、Twitter、Youtube、Facebook、微博等全球热门社交媒体以及Tumblr、Google+和Instagram等新兴社交媒体结构了一个包含文本、图片、视音频多种形式的立体交往网络,其在应用主体、内政和外交方面发展态势如下:

但市场的供求关系必然会发生变化,企业并非时时刻刻都在供求关系中占据卖方市场。考虑到商品过剩的现象,为了应对买房市场,确保企业生存,劳特朋提出了以消费者为导向的4C理论,即消费者(Consumer)、成本(Cost)、便利(Convenienee)和沟通(Communieation)。4C理论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强调首先把追求消费者放在首位,再降低消费者的购买成本,确保消费者购买过程的便利性,最终达到营销的目的[6]。4C理论对社会化媒体时代的营销提出了具有相当借鉴价值的建议:当实体的交易市场变成网络的虚拟市场,当传统的消费者变成参与网络消费的一员,企业更需要的就是对消费者的偏好和习惯进行调查,最终回归于一点,就是以市场为导向。

那么为何Facebook想在2015年操控你的钱?现在,许多科技巨头正在移动支付领域展开激烈竞争,包括推出了Apple Pay的苹果公司、初创企业Square与Stripe,甚至网络支付的老牌巨头PayPal等。在当前局势中,这种竞争似乎还远未结束。Facebook最终可能对其汇钱服务收费,并利用用户的采购数据吸引更多广告商,甚至与传统信用卡巨头Visa和Mastercard展开直接竞争。有一点已经可以确定:在2015年,你可以看到主要社交网络更积极地处理你的交易。

而今年NBA总决赛金州勇士夺冠的同时,安踏体育除了在微博微信上反应迅速,安踏的所有电商还平台同步上线汤普森夺冠的焦点图,并展开抽奖、赠券、聚划算等系列活动。同时,安踏还在终端店铺开展全国范围内的篮球产品促销活动,线下店铺播放汤普森的比赛视频。据内部人士透露,安踏还将用汤普森形象包装北京的安踏旗舰店,并将全国60多家店打造成汤普森形象门头店。从这一系列快速动作可以看出,安踏对汤普森的夺冠期待已久并做了充分的准备并充分将社会化媒体营销与线下活动相结合。

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小米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从建立之初,就定位为一家专注于高端智能手机自主研发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小米下设三大核心业务: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公司由天使投资人雷军带领七名创始人创建,都是在智能手机设计与研发领域的资深人士。此外,小米员工主要来自微软、摩托罗拉、金山、谷歌等国内外IT公司。小米团队始终欣赏并追求创新、快速的网络文化,拒绝平庸理念,而主张“为发烧而生”。

麦克思·明格拉 Max Minghella  ….Divya NarendraDavid Selby  ….GagePamela Roylance  ….Ad Board ChairwomanBrett Leigh  ….Phoenix SeniorNicholas Tubbs  ….A Capella GroupKevin Chui  ….A Capella GroupRichard Ferris  ….A Capella GroupBurke Walton  ….A Capella GroupAnh Tuan Nguyen  ….A Capella Group (as Anh Nguyen)Dane Nightingale  ….A Capella GroupStephen Fuller  ….A Capella GroupJohn He  ….A Capella GroupNick Smoke  ….KC’s FriendCali Fredrichs  ….KC’s FriendShelby Young  ….K.C.Steve Sires  ….Speaker / Bill GatesVictor Z. Isaac  ….Stuart SingerAbhi Sinha  ….VikramMark Saul  ….BobCedric Sanders  ….Reggie

我对爱德华多(Eduardo)这个角色的真实存在并不了解。我觉得这部电影,除了我的角色完全被忽略了之外,描绘了当时的绝大多数事情,捕捉到了我遭受挫折的那几年里爱德华多的角色(以及文克莱沃斯兄弟的角色)。我很享受能观看到这部电影。

回答人:马克·扎克伯格,2010 年 10 月 16 日马克在接收 Y Combinator 的创业学校采访时被问道对《社交网络》这部电影的看法,他的回答如下(文字由 Ranjit Mathoda 转录):

数字营销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而提出的一个新营销模式,数字营销是从防伪查询基础上诞生的一种新营销方法, 要说数字营销先从产品防伪说起,最重要一点是消费者保护意识差,嫌查询麻烦,第三点是没有认识到当查询率提升到95以上或100%时,防伪技术会产生一个质的飞跃,这个质的飞跃就是数字营销,常规企业都是生产一批产品,然后通过层层批发的方式把产品销售出去,由于企业和营销信息的不对称,也就企业无法掌握产品的销售情况,造成库存增大,以至产品积压,企业效益大幅度滑坡,投资回报率大大下降,甚至企业倒闭,而当防伪技术的查询率达到95%以上时就可以解决企业营销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这个就是数字营销。数字营销就是随时随地掌握企业产品市场营销的统计和信息反馈管理工作,让产品销售信息为企业的生产管理提供准确的依据,让企业随着产品销售的市场风向标及时调整企业这个航船风帆的方向,向效益最大化的目标前进!可以说数字营销是企业最好的市场谍报员,是企业管理的军师和师爷,这个项技术是防伪领域的一个革命性创新,也会把防伪技术带入一个崭新的领域!

一个网络可以被表示为一种图(graph),其中包含点(vertex / node)与边(edge / link)两种基本要素。边可以具有方向性,也就是说对于一个点来说,可以有外连边(out-link)和内连边(in-link)两种边。如果边是具有方向性的,那么这种图称为有向图(directed graph),反之称为无向图(undirected graph)。图反映了点与点之间的某种相关关系,这种关系由边表现。

由好莱坞著名导演大卫·芬奇执导,讲述Facebook创始人的新片《社交网络》曝光了首款海报,海报被设计成一个iPad的屏幕,上面出现的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头像,该角色在片中由杰西·艾森伯格饰演。在头像上印着几行醒目的英文单词:“You don’t get to 500 million friends without making a few enemies ”(你既然有了五亿个朋友,就不可能没有几个敌人。)这段文字配上杰西紧张焦灼的表情,透出大卫·芬奇作品一贯的悬疑氛围。

举一个例子:我的博客托管方是Network Solutions,有一段时间,我的博客无法上传内容,我对此十分恼火,于是在Twitter中写道:“Network Solutions太滥了。”并且在其中标记了“@Shashib”,此人负责处理Network Solutions社交媒体的推广。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了Shashib的回信,他表示愿意听取我的意见并帮助我解决问题,并承诺Network Solutions的代表随后会与我取得联系。又过了一会儿,我果然收到了Network Solutions打来的电话,而且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如此一来,我便会永远成为Network Solutions的忠实用户。

在2016年,Facebook将推出被称为“Facebook直播”的移动流媒体直播功能。我们因此有理由期待,流媒体直播能触达一批全新的主流观众。Facebook直播允许用户无需下载新应用程序或离开Facebook,就能直接通过这一新功能分享直播视频。这一功能已经在小部分美国iOS用户中进行了公开测试。如果Facebook直播功能按期上线,它将有可能不止主导整个流媒体直播市场,更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15亿Facebook用户在线社交活动的方式。

拿去年勒布朗·詹姆斯正是通过他个人的社交网站宣布回归克里夫兰的消息。在詹姆斯的决定正式出炉之后,骑士老板丹-吉尔伯特第一时间在推特上表示欢迎。“欢迎回家詹姆斯!”吉尔伯特在推特上写道,“为所有骑士的球迷感到高兴,没有人比他们更配得上一个胜利者了!” 与吉尔伯特的兴奋相比,热火老板阿里森则非常低落,在詹姆斯的决定出炉之后,他表示自己被震惊了。“我被今天的新闻震惊了!我对此非常失望,”阿里森在推特上写道,“不过我永远不会忘记詹姆斯为我们带来的这四年。感谢这些美好的回忆。”毫无疑问,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已经足够引起各个体育品牌的高度重视。当然,它们也正是这么做的。

2001 年,Meetup.com 网站成立,专注于线下交友。这个网站大家应该比较陌生,但是如果告诉你这个有着 12 年历史的网站,现在每月还有 34 万个群组举行线下活动,你应该会感到诧异了。网站的创建者是 Scott Heiferman,2001 年“9·11”事件以后,他成立了 Meetup.com 来帮助人们互相联系——而且不只是线上的。Meetup.com 是一个兴趣交友网站,他鼓励人们走出各自孤立的家门,去与志趣相投者交友、聊天。现在它每月会有 34 万个群组在当地社区进行聚会,一起吃喝玩乐、聊天、社交甚至学习。

草根派是数字营销领域的一大特色,也是传统营销领域所没有独特现象,我们通常所说的”水军”正是指数字营销领域的草根派。大多都是以兼职形式组成,他们往往通过QQ群组织大量的在校学生,二三线城市的清闲上班一族,上游是各个数字营销公司的外包,他们更多的是以乐趣为主,在复杂的网络环境里,草根派组织散乱,仅仅是执行发帖和顶贴的初级工作,是数字营销最底层的从业人员。但草根派的存在,也使得客户执行上缺乏一定的不确定因素,”网络打手”和”网络黑社会”现象从草根派衍生出来的特殊现象。

美拍出来之前,大部分的短视频应用是围绕Vine的这个模式,建立起一个类Instagram或者说类微博的产品架构。由于缺乏一个瞬间能够抓住人心理的产品功能以及有效的关系链基础,大部分产品都是不愠不火的状态,直到美拍的出现,在移动初创应用当中掀起了一股短视频小高峰。至此,产生了关于美拍工具属性的认知理论。你会发现,此时国内其他的短视频产品,微视也好,秒拍也好,还是更小的创业应用拍酷等都开始逐渐加强其产品在美化、滤镜、特效方面的功能。我甚至也一度认为美拍只是延续了美图秀秀、美颜相机一贯以来的工具产品思路,在工具领域无人能敌。

  特别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2013年6月曝光的美国绝密谋划“棱镜”(PRISM)监听项目,引起轩然大波,成为轰动一时的国际政治和外交事件,使美国的国际形象受到重创。原来,NSA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通过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互联网公司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和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政府部门和企业,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受到美国国安局信息监视项目“棱镜”监控的主要有10类信息:电邮、即时消息、视频、照片、存储数据、语音聊天、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和社交网络资料的细节。“斯诺登事件”后,各国纷纷加强信息安全建设,以保护自身“信息疆域”的安全。

事实上,较为“乏味”的品牌通过社交媒体获得的推广通常是最好,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推广后,这类产品的受欢迎程度将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而相对炫酷的产品反而很难达到这种效果。刚刚被软件公司Intuit以1.7亿美元收购的个人理财网站Mint就是很好的例子。Mint虽然并非最有趣的创业公司,但却利用社交网络获得很好的推广效果。它利用社交网络来为自己的品牌营造声势,并通过博客为用户提供许多小贴士和有趣的内容。此举也吸引了许多用户和博客读者自愿推广Mint的品牌。

综合来看,HITS和PageRank有不少相同的用户入榜,这是为什么呢?我给一个直觉上我认为对的解释,其实PageRank的值是Hub值和Authority值的一种叠加(其实感觉更像是乘的关系)后的结果,这样Hub或Auth中的一种很强,另一种也不弱时,PageRank便相应比较高,这样两种算法得到部分相同的结果便很正常了。黄继新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的Auth值和Hub值在Net10k和Net50k中虽然都不是最高,但都排到前20名,而他的PageRank则是第一。既有内容,又能充当渠道。

Social media is information content created by people using highly accessible and scalable publishing technologies. At its most basic sense, social media is a shift in how people discover, read and share news, information and content. It’s a fusion of sociology and technology, transforming monologue (one to many) into dialog (many to many) and is the democratization of information, transforming people from content readers into publishers. Social media has become extremely popular because it allows people to connect in the online world to form relationships for personal and business. Businesses also refer to social media as 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 or consumer-generated media (CGM).

这个数字已经大大超过了罗宾·邓巴(Robin Dunbar,演化心理学家)的计算——他认为我们的大脑受演化所限,能够应付的“真朋友”(meaningful friends)最多只有150个(参见《够聪明才会交朋友》)。这些多出来的人都是谁呢?他们都是所谓的“弱人脉”(weak ties),包括中学和大学阶段的朋友,过去和现在的同事,从前的伴侣,旅行中的相识,关系一般的熟人,朋友的朋友,有时还包括陌生人。社交网络使我们能和这些外围的友人保持联系——偶尔发发消息、看看他们的照片或状态更新之类。换作以前,我们在分手后就不会再和他们联系了。

Comments

  1. Kellie Odom

    布莱恩·帕勒莫 Brian Palermo  ….CS Lab ProfessorAdina Porter  ….Gretchen’s AssociateMichael L. Bash  ….Bob (uncredited)Tony Calle  ….Student at Harvard (uncredited)Tyler Corbin  ….Girl Playing Facemash (uncredited)Anthony D. Stevenson  ….Waiter (uncredited)Jonathan Doh  ….Student (uncredited)Elliott Ehlers  ….Harvard Student (uncredited)Bryan Forrest  ….Harvard Popular Kid (uncredited)Josh Haslup  ….Student (uncredited)Crystal Hoang  ….Hacker Shot Girl (uncredited)Eli Jane  ….Dancer (uncredited)Daniela Kalota  ….Party extra (uncredited)Jeff Martineau  ….Bobby the Doorman’s Friend (uncredited)Angelina McCoy  ….Dancer (uncredited)James McElroy  ….Videographer (uncredited)Naina Michaud  ….Final Club Girl (uncredited)Rebecca Ocampo  ….Dancer (uncredited)David Rivera  ….Phoenix Poker Guy (uncredited)Vincent Rivera  ….Waiter (uncredited)Tia Robinson  ….Club Waitress (uncredited)Jeff Rosick  ….Dorm Room Guy #2 (uncredited)Adrienne Rusk  ….Club 66 Girl (uncredited)Nicole Sadighi  ….Club 66 Girl (uncredited)Fred Salmon  ….Phoenix Member (uncredited)Richard Stephens  ….Eddie (uncredited)Riley Voelkel  ….Final Club Girl (uncredited)Taigtus Woods  ….Model (uncredited)
    电影中关于 Facemash 的部分有很大夸张,这是为了让马克的表演给人印象深刻以确立他的“天才”形象。事实上,哈佛大学的本科生总共只有 6400 人,而电影中声称它「在两个小时之内获得了 22000 次点击」,这意味着除非所有人突然间全部都在用这个网站了。而事实是,在从校报《绯红》上看到他们的故事之前,包括我和其他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所以,最初几小时在用这个网站的只有非常少的人。他们网站的流量(如果电影中的数字确实准确的话),那么很可能是他们把网页上的每一次「点击」算作一个,每一个独立的访问者可能会有 2 到 3 次,甚至更多次的点击。这个网站也根本没有像电影中那样对哈佛的校园网络造成影响。显然,网站的瘫痪是发生在马克的宿舍,也就是网站托管的地方。如果 HASCS(哈佛艺术与科学计算服务中心) 决定断掉马克网站的访问,那是因为马克托管的有异议的内容违法了版权法。(哈佛大学拥有学生肖像册 facebook 里照片的版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