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对身体形象 社交媒体排名”

华莱士·朗翰 Wallace Langham  ….Peter ThielScott Lawrence  ….MauricePeter Holden  ….Facebook LawyerDarin Cooper  ….Facebook LawyerJared Hillman  ….MackeyCaitlin Gerard  ….AshleighLacey Beeman  ….Sorority Girl

Antony Mayfield总结了社会化媒体的六个特征:参与、公开、交流、对话、社区化和连通性。[3]社会化媒体最核心的发展在于其“社会化”,或者说是真正意义上产生了与受众的交互行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社会化媒体也被称作“社交媒体”。凯文·格莱希尔认为:“Social Media 是一种通过人类语言在互联网上进行的复杂对话。该对话以博客,社交网络,视频分享,照片分享留言板等形态驱动。”[4] Dion Hinchcliffe(2007)认为社会化媒体:“以对话的形式沟通,而不是独白;参与者是个人,而不是组织;诚实与透明是核心价值;引导人们主动获取,而不是推给他们;分布式结构,而不是集中式。”因此不难发现,一旦社会化媒体脱离了受众,也就脱离了一切联系与交流,继而就不再存在所谓“社会化”的概念,社会化媒体最能体现其功能的就是向社交功能的某种演化。失去了这种社交——即不再有互动的属性,社会化媒体就几乎无异于传统的媒体。魏武挥(2009)把社会化媒体看作是一个“近来出现的概念,大致上指的是‘能互动的’媒体,或者说,如果缺乏用户的有效参与,平台基本上就毫无内容的媒体。”

再从传统媒体的信息获取模式说起,消费者在被动的地位被动地接受他人生产的内容,几乎不存在具有便利性、即时性的表达权、参与权和选择权。绪论部分提及的按兴趣不同而划分的“网络社群”,某种程度上就是表达、参与和选择的意愿所催生的结果。然而,正如 “网络社群”概念所言,社会化媒体环境下消费者更多地可以依靠自己的喜好来选择信息并找到相应的共同体来进行某种讨论与分享。建立在这样的情感基础上,消费者所接触的信息更多包含了他们所感兴趣的方面——这样的选择存在一种悖论:消费者似乎主动性在扩大,但是却也因为这种主动的选择而受到了更多的局限作用;消费者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希望理性,却受制于虚拟的环境而终究无法突破信息渠道的单一。一方面,根据Rokeach和Defleur的媒介依赖系统理论[10],这种兴趣实际上是对媒体的依赖程度增加的结果,因此这种对媒介的感情使得消费者的日常生活逐渐无法脱离媒体;另一方面,社会化媒体下的交易信息是难以在交易发生的即时进行检验的,也就是说,消费者在产生消费行为之前更依赖于——或是不得不更依赖于社会化媒体所提供的信息。因高速的传播效率,企业将自身的生存更多地交给了自己在社会化媒体中的形象与信誉,众多消费者的参考主要是互相分享的评价与共享。

卡赖伯·兰德里·琼斯 Caleb Landry Jones  ….Fraternity Guy (as Caleb Jones)Franco Vega  ….PolicemanAndrew Thacher  ….PolicemanEric La Barr  ….Harvard Note PasserAlexander Cardinale  ….Steel Drummer – Caribbean NightChris Gouchoe  ….Phoenix Club Pledge

(5)Vine。Vine是Twitter旗下的一款短视频分享应用,在推出后不到8个月的时间,注册用户就超过了4000万[3]。用户可以通过它来发布长达6秒的短视频,并可添加一点文字说明,然后上传到网络进行分享。社交媒体平台8th Bridge调查了800家电子商务零售商,其中38%的商家会利用Vine短视频进行市场拓展[4]。对于跨境电商,显然也应该抓住这样的一个免费平台,即可以通过Vine进行360°全视角展示产品,或利用缩时拍摄展示同一类别的多款产品,也可以利用Vine来发布一些有用信息并借此传播品牌。例如,卖领带的商家可以发布一个打领带教学视频,同时在视频中植入品牌。类似的应用还有MixBit,由YouTube创始人郝利和陈士骏创办,视频长度为16秒;此外,Facebook旗下Instagram也开发了短视频功能,时长15秒。

社交网络2003年秋,哈佛大学。恃才放旷的天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Jesse Eisenberg 饰)被女友甩掉,愤怒之际,马克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学校的系统,盗取了校内所有漂亮女生的资料,并制作名为“Facemash”的网站供同学们对辣妹评分。他的举动引起了轰动,一度致令哈佛服 务器几近崩溃,马克因此遭到校方的惩罚。正所谓因祸得福,马克的举动引起了温克莱沃斯兄弟的注意,他们邀请马克加入团队,共同建立一个社交网站。与此同时,马克也建立了日后名声大噪的“Facebook”。 经过一番努力,Facebook的名气越来越大,马克的财富与日俱增。然而各种麻烦与是非接踵而来,昔日的好友也反目成仇……[1]

微博外交在全球范围渐成气候的显性层面是,各国职业外交人员和机构进行的微博外交更为普及、丰富,各国外交机构纷纷设立社交媒体账户,外交微博充当了网络发言人的角色,在传播本国形象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让外交从官方走向民间,成为公共外交的有效构成部分。如朝鲜宣传部门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the Committee for the Peaceful of Korea)运营的网站“我们民族”(Uriminzokkiri)在Twitter和YouTube上均开设了账户进行外宣。开通于2011年4月的外交部官方新浪微博@外交小灵通是中国首个粉丝量突破百万的国家部委级微博。

我举个例子,今天听到于总给我很大震撼,我们以前做消费者调研不是这样做的,我们以前做消费者调研,先拍脑袋找一批客户,那是我们的客户。在座做过广告公司的人,忽悠客户都这么做。告诉你说一组多少钱。做出来之后这叫洞察,最后给一个结论。这个是基于非数据的,有点夜观星象的做法。它不是一个非逻辑推导出来的过程,但是刚刚于总讲的那个一定要记住,是MR加BI加MR,什么意思?你先把细分做出来之后,有了基础的数据,再去问商业智慧说,这个数据对不对,再通过搜索引擎重复验证,这个三道验证手续之后,最后这个漏斗一步一步缩窄之后,结论就会比传统做法更精确一点。是不是绝对的说这个比较好,我看不一定。所有的科学到最后都有不科学的成分在里面,说不定严格推导出来之后东西卖不出去了。

 影片根据本·麦兹里奇(Ben Mezrich)的小说《意外的亿万富翁:Facebook的创立,一个关于性、金钱、天才和背叛的故事》(《The Accidental Billionaires: The Founding of Facebook, a Tale of Sex, Money, Genius and Betrayal》)改编,讲述了Facebook的创建人马克·扎克博格和埃德华多·萨瓦林的发家史。[2]

布莱恩·帕勒莫 Brian Palermo  ….CS Lab ProfessorAdina Porter  ….Gretchen’s AssociateMichael L. Bash  ….Bob (uncredited)Tony Calle  ….Student at Harvard (uncredited)Tyler Corbin  ….Girl Playing Facemash (uncredited)Anthony D. Stevenson  ….Waiter (uncredited)Jonathan Doh  ….Student (uncredited)Elliott Ehlers  ….Harvard Student (uncredited)Bryan Forrest  ….Harvard Popular Kid (uncredited)Josh Haslup  ….Student (uncredited)Crystal Hoang  ….Hacker Shot Girl (uncredited)Eli Jane  ….Dancer (uncredited)Daniela Kalota  ….Party extra (uncredited)Jeff Martineau  ….Bobby the Doorman’s Friend (uncredited)Angelina McCoy  ….Dancer (uncredited)James McElroy  ….Videographer (uncredited)Naina Michaud  ….Final Club Girl (uncredited)Rebecca Ocampo  ….Dancer (uncredited)David Rivera  ….Phoenix Poker Guy (uncredited)Vincent Rivera  ….Waiter (uncredited)Tia Robinson  ….Club Waitress (uncredited)Jeff Rosick  ….Dorm Room Guy #2 (uncredited)Adrienne Rusk  ….Club 66 Girl (uncredited)Nicole Sadighi  ….Club 66 Girl (uncredited)Fred Salmon  ….Phoenix Member (uncredited)Richard Stephens  ….Eddie (uncredited)Riley Voelkel  ….Final Club Girl (uncredited)Taigtus Woods  ….Model (uncredited)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 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其质量是否也跟着一起降下来了呢?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 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其质量是否也跟着一起降下来了呢?

据美国互联网调研公司Com Score最新调查显示,全球范围内使用社交网络的人数越来越多,从2007年的4.64亿增长到今年6月的5.8亿,增长了25%。目前,在美国有250家网络社交网站或公司。2008年一觉醒来,中国SNS网站(网络社交网站)似乎遍地开花。成立于2005年12月的校内网无疑是国内最早的追随者之一。海内网、开心网、天际网、51社区……中国瞬间冒出为数众多的SNS网站、网络社交声势极为浩大:700万人拥有Friendster网站的账号,另外,每周还有20万的新用户加入;搜索引擎google公司旗下的Orkut网站的用户正以每周10%的速度增长着;MySpace网站的使用者达到了200万;多达1600万人在Tickle网站注册。网络真正形成一个社会,而不仅仅是一种新媒体、新商务和新的交流方式。最大的特征就是个人成为互联网的主体,具体地说,未来每一个人,除了在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在网络上都有一个自己的代表,在网络上能够体现你的个性、你的思想、你的各种信息,同时也可以随时与你沟通交流,每一个人都成为互联网的一个“节点”。

在过去的3至5年间,转战社交媒体平台作为推广平台的品牌以几何级数上升,原因很明确,就是社交平台让我们实时追踪努力成果,比起那些昂贵的线上广告,它们性价比更高,品牌也变得更为多元化。然而,面对社交媒体推广活动,消费者越来越理性,因此愈来愈不欢迎那些企图占据他们社交空间的品牌。你需要精心安排内容,使那些潜在客户对你有更多期待,继而关注、订阅或是注册,或是将一次随意浏览转化成即兴购物。这些经常上网的消费者喜欢被取悦,会更加留意不硬消的品牌。

报纸、杂志、广播与电视这四大传统媒体发展至今已经拥有了非常丰富的广告表现形式。然而,在网络化社会化媒体日益兴盛的今天,传统媒体的种种局限性也日益凸显了出来。报纸与杂志因为版面与纸质等因素的影响因此内容表现力大打折扣,如若想扩大内容规模,那么占据大幅版面的成本又过高。需要不断重复播放以使观众产生深刻印象的电视广告的成本则更让广告商们充满疑虑,毕竟关于投资回报权益的性价比并不高。如若没有充足的资金,大面积的电视广告也已经不是如今的体育企业做品牌营销的首选。

据IDC一份名为”数字宇宙”的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全球数据使用量将会达到35.2ZB。对于互联网来说,社会化媒体中累计的用户上网行为数据、关系数据和UGC,以及移动互联网产生的地理位置数据等构成大数据的重要来源。以腾讯为例,腾讯拥有超过7.836亿QQ活跃账户,4.69亿微博用户和超过1亿的视频用户,每天有超过2亿张图片被上传到Qzone,每天在腾讯微博有6500万消息发出。数据是成功进行数字营销的关键。

如今社会化媒体时代下的消费者不同往日,新生的网络消费者的行为模式也产生了改变,而社会化媒体对消费者行为的影响也有所变化。社会化媒体给人们带来了主动处理信息的可能性,也带给网络消费者主动消费的动力。与传统消费者相比,网络消费者主动消费的意愿更为强烈,2014年双十一期间,淘宝交易总额突破571亿人民币,网络消费良好的消费体验和较高的便利程度侧面推动了这一现象的产生;同时,各种点评网站与应用的普及间接说明消费者的行为趋向乐于进行信息的沟通与分享,并在尽最大可能实现理性的、科学的消费。

  AISAS中的Search(搜索)可看作是使用站内或者通用搜索引擎进行搜索,而Share(分享)在很大意义上是利用了社会化媒体网站。由于自主搜索(Search)与分享(Share)的出现,消费者的消费决策正被社会化媒体之中的各种互动、讨论式信息传播所左右,所有的信息正以社会化媒体为中心进行聚合,并产生成倍的扩散传播效果。从而使得传统单向购买决策流程转变为互动式消费体验信息搜索与分享一体化的循环流程,如图所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