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广告商 +社交媒体芝加哥”

2012年4月10日消息,Facebook宣布将以10亿美元收购在线照片共享服务商Instagram。受此消息刺激,4月11日上午,Instagram首次登顶苹果App Store免费应用排行榜。4月14日,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用户量达到4000万,10天内增加了1000万。2012年9月12日,Facebook联合创始人、CEO马克·扎克伯格周二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表示,手机照片美化应用Instagram注册用户数已经突破1亿大关。[4] 

  在政治方面,社交网络作为网络公共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作用日益显著。人们常提及2010年底以来,中东、北非地区发生的被称为“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的政治动荡。Facebook、Twitter、博客等社交网络或新社会媒体网络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有时也被称为“脸谱革命”或“推特革命”,尽管其影响还多在技术与工具层面。另外,社交网络也使人的社会行为与社会身份更加公开透明。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络基本上都将开放、分享、透明作为基本原则,网络与现实社会中人们的身份、行为趋于高度统一。透明与统一的网络社会促进现实社会朝着活动更开放、权力更分散的方向演进,这在社会治理、公共服务上具有很大的应用潜力。基于微博、搜索引擎等大数据应用在公共健康、社会环境监测、政策制定等方面开始发挥作用。

  星巴克成立了社会化媒体营销小组,有6个成员。如果在中国贵公司拥有6名专门的社会化媒体营销人员,贵公司就是中国的社会化媒体营销第一名。我认为不为过,毕竟中国这一块还在启蒙中。星巴克参与了11个频道,可见星巴克是非常重视社会化媒体营销。市场研究公司Altimeter分析师Charlene Li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列出了社会媒体关系参与度最高的100个品牌,其中星巴克排名第一,戴尔位居第二,而EBay、谷歌和微软则分别位居三至五位。

  互联网时代的社交网络则给人类社会生活带来革命性的变化。社交网络的英文缩写是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Social Network Site),直译是社会性网络服务,社会化网络服务,或社会化网络。现一般按照中文习惯称为社交网络。所谓社交是指社会上人与人的交际往来,是人们运用一定的方式(工具)传递信息、交流思想,以达到某种目的的社会活动。仔细说来,中文的“社交”概念多少窄化了英文“Social”的内涵,因此,也有人把SNS称为含义更宽的社会网络。社交网络有两个关键要素:一是连接关系,什么人与什么人的连接,比如,熟人之间的或陌生之间的连接,长久的或是暂时的连接,实名的或匿名的连接;二是所谓的“传染物”,即连接关系中流动的东西,它们可以是兴趣、利益、观念,也可以是情绪或者是多种因素的综合。社交网络一般都有一定的网络边界(在网络上一般需要注册或者需要得到进入许可),是在网络上进行互动沟通的网络社群。

一个网络可以被表示为一种图(graph),其中包含点(vertex / node)与边(edge / link)两种基本要素。边可以具有方向性,也就是说对于一个点来说,可以有外连边(out-link)和内连边(in-link)两种边。如果边是具有方向性的,那么这种图称为有向图(directed graph),反之称为无向图(undirected graph)。图反映了点与点之间的某种相关关系,这种关系由边表现。

2015年的挑战将变成如何将快速增长的物联网与社交媒体进行智能化融合。总的来说,智能设备需要改善它们的社交智慧。这可能需要从挖掘用户的社交关系图开始,包括用户的朋友与追随者。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智能冰箱可以追踪你的Facebook活动,看到你正策划一场派对和响应参加的人数,提醒你去采购啤酒。通过以更复杂的方式倾听社交媒体,追踪用户活动,与用户的朋友和追随者互动,并做出相应回应,智能设备将在未来一年内变得更加智能化。

“网络社会”分散式的网络结构,使其没有中心、没有阶层、没有等级关系,与现实社会中人的交往相比,“网络社会”具有更为广阔的自由空间,传统的监督和控制方式已无法适应它的发展。一些学者在青少年网民中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令人担忧:承认自己“曾经”浏览过色情网站的占34.6%,承认“经常”去看的有4.9%。其中很多青少年因此而荒废学业,成为“电子海洛因”的吸食者,对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损害。而在对接受调查的人的统计中,90%以上的青少年都是因为缺少外界的有力约束力,再加上自我控制能力比较弱而频繁地去访问色情站点……武汉市公安部门调查显示,进入网吧的以大中小学生为主,约占70%,大专院校周边可达90%,热衷聊天室的占76%,选择玩游戏的占35%,只有不到20%的学生上网是搜索信息或下载软件。因此,网络在给我们带来巨大的便利的同时,也给传统的道德法制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1967年,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Stanley Milgram创立了“六度分隔理论”,为社交网络提供了理论依据。简单说,就是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即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上世纪60年代,专家通过信件的方式证明了这个理论的有效性。后来在2002年,研究者又通过电子邮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实验,证明在网络时代“六度分隔理论”同样有效,也就是说,可以通过“熟人的熟人”来进行网络社交拓展。现在,类似话题、爱好、娱乐、求职等都可以成为社交网络建立的缘由。从理论上说,通过六度分隔建立起的关系是一种弱连接关系。

社会化媒体营销正是利用了社会化媒体的开放平台,以关系链为轴心将企业形象、产品推广投放于网络。由于社会化媒体营销的过程主要是依靠“网络社群”的关注,因此这种营销方式所需要的各项成本是较低的,且部分内容出于广告的性质往往会选择迎合最新的阅读习惯,贴近最新的热门话题,再结合应用本身的功能优化,社会化媒体营销可以实现极快的传播速度,精确的营销定位,巧妙地反映现实热点并与产品结合,最大化利用关注度的附加价值。国产智能手机品牌小米手机正是将社会化媒体应用于营销的践行者之一。小米手机几乎所有的营销宣传甚至都放置在官网与官方微博的单一路径上,然而这种根植于网络和营销理论、以社会化媒体为主要载体的做法却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相比较于不少传统产业的营销困局,转而进行系统、专业、活跃而有计划的社会化媒体营销不失为一种可以尝试的低风险转型方案。

通过对政治传播基本构成层面的改变,社交媒体改变了政治传播的整体图谱,概括言之,当代媒介环境下的政治转播正转向为政治交往,形成以多层次交往为核心的政治信息、行为的交互体系。其所带来的正向和负向效应同等可观。正向来看,增加了政治信息、机构和活动的透明度,减少了政治传播层级和信息损耗,扩大了民众政治参与层面和参与程度,激发了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等;负向来看,信息量过大,更新更快,舆论形成和变更速度更快,在一个舆论点尚未完全形成时,另一舆论波峰又起,舆论热点频起的表象是民众参与热情高发声渠道多,实则信息不对称出现的概率和带来的危害更大,在参与热情的裹挟下易于形成对社会事务和政治事务的虚假关注和伪知识,同时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各种利益驱动也会产生一批伪专家、伪意见领袖,长期累积之下有加剧民众政治冷感甚至政治反感的危险。

既然知道了关系链对于社会化媒体营销成败的关键作用,我们就要考虑如何利用关系链。我们可以考虑建立与目标受众之间的关系链,但是关系链的建立需要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显然,更好的手段是利用用户之间既有的关系链,在关系链的某一个点注入信息,通过关系网迅速传播。然而就像电流需要电压才能传输一样,没有传播动力的内容即使投入关系网中,也激不起一丝涟漪。对于社会化媒体营销来讲,最困难和最重要的就是增大营销内容的传播动力。

互联网社交媒体是以互联网为依托,主要从事互联网业界信息交流,专家座谈、网友互动等方式的互联网新兴媒体。速途网是速途传媒旗下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社交媒体和在线服务平台。网站使用速途自己开发的自组织发布平台系统,以注册用户自主发布内容、通过注册用户投票组织自动编辑的Web2.0方式,迅速发展成为有代表性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专业网站;同时速途网利用产品平台向企业用户提供网络公关传播、网络传播效果评估、企业网站监测管理等在线服务。

经济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媒体的高速发展和人们的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的快节奏和娱乐节目的繁盛导致消费群体对广告接受效率的大大降低,每个中国人平均每天要受到500次广告的骚扰,而在美国这个数字是5000次。一方面企业花了大量人力和物力投入广告宣传,而另一方面广告的有效率却在大大降低,曾有人用短信互发了200万条信息,回信者只有50人,造成这个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广告没有针对性,就是对消费群体没有根据消费情况进行细分,也就是没有探明鱼群的所 在,漫天撒网而所得甚少。

  第四,内容社区。内容社区是组织和共享某个特定主题内容的社区。最流行的社区一般集中于照片(Flickr)、书签(del.icio.L1S)和视频(YouTube)等内容。人肉搜索就是利用现代信息科技,变传统的网络信息搜索为人找人、人问人、人碰人、人挤人、人挨人的关系型网络社区活动,变枯燥乏昧的查询过程为“一人提问、八方回应,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声呼唤惊醒万颗真心”的人性化搜索体验。今天,当某些社会新闻中的个体在猫扑的论坛中引起争议时,就会有人倡议用。‘人肉搜索”将相关人的资料全部查出公开在网络上。参与“人肉搜索”的大都是相互间不认识的个体,他们可能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为了共同的目的进行同一项工作。对他们来说体验侦探的快感和偷窥到别人隐私的莫名兴奋感和成就感是支撑他们完成这个工作的原始动力。很多时候,他们关注的不是事件本身的具体意义,而是关注自己将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网络上引发出的漩涡效应会有多大。

Under this question you can decide to display counts next to your social share icons. All social share icons have the option to show manual counts, however for social share icons automatic options are available.

开心网资深产品总监,开心网六位创始人之一洪林表示并没看过《社交网络》,但也是久闻其名,听得多了,几乎相当于用耳朵“看”了好几遍电影。他告诉记者,尽管没有看过《社交网络》这部电影,但听同事们聊过,作为同行,大家的反响是——太戏剧化了,“我们公司和facebook投资人有过接触,据我们的了解,facebook的创业过程根本没那么跌宕起伏,电影的艺术化处理放大了戏剧冲突。就好比运动员光鲜的背后,是枯燥的训练,间杂着偶尔的受伤和失败”。说起一些片子细节,洪林居然也能说出一二,还深有体会。也许是因为经历相似,也许是出于理念相仿,洪林表示自己很佩服马克·扎克伯格,“他这么富有,但他依然租房住,对于生活的要求并不高,而是一心做网站,拒绝了大公司收购facebook,这很了不起。”

我对爱德华多(Eduardo)这个角色的真实存在并不了解。我觉得这部电影,除了我的角色完全被忽略了之外,描绘了当时的绝大多数事情,捕捉到了我遭受挫折的那几年里爱德华多的角色(以及文克莱沃斯兄弟的角色)。我很享受能观看到这部电影。

回答人:马克·扎克伯格,2010 年 10 月 16 日马克在接收 Y Combinator 的创业学校采访时被问道对《社交网络》这部电影的看法,他的回答如下(文字由 Ranjit Mathoda 转录):

华莱士·朗翰 Wallace Langham  ….Peter ThielScott Lawrence  ….MauricePeter Holden  ….Facebook LawyerDarin Cooper  ….Facebook LawyerJared Hillman  ….MackeyCaitlin Gerard  ….AshleighLacey Beeman  ….Sorority Gir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