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和社交媒体 +社交媒体商务标志”

  第一,电子邮件。互联网本质上就是计算机之间的联网。早期的E—mail解决了远程的邮件传输的问题,至今它也是互联网上最普及的应用,同时它也是网络社交的起点,人们因此在无法见面的时候除了写信和打电话外有了一个更低成本和更方便的交流方式。另外它引入的“群发”、“转发”等模式也放大了个体信息传输节点的能量。但在这一点上邮件有很大的人群局限性,你只能向知道地址的人传输信息和进行社交活动,否则往往被称作垃圾邮件。

我认为所有的沟通,无论是互联网的营销还是传统的营销,都属于渠道。那品牌一定要调研吗?我们当然在做,同时也第三方调研,这些是基本功。其实很多东西先做踏实,尤其是国土一些品牌,已经不需要其他太多。我现在做联想的平板电脑新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属于扎根的东西。我还是要强调我们面对族群是年轻人,年轻人在哪里?90后、零零后在互联网上面,我们也做大型战役,也做O2O,什么都做。这些都是花在传统的钱,但是大家可以注意,传统的钱不是真的很传统。因为我们做的每一个设计,办大型设计的时候,在伦敦或者是在柏林都会想,老板就会问怎么样让这个消息传到互联网上来。这些钱到底是花在传统还是花在非传统。基本上界限已经非常模糊了,我们常常在想,新的互联网思维很可怕的,因为过去说分工,这个人做PR,这个人做CRN,但是到最后发现,在互联网造成一部分裂变了。举例来说,品牌放了一个广告出去可能不是那么好。变成危机公关,到PR那去了,语气又硬了。

Show the social sharing icons before or after posts: Here you can select the social sharing icons to show before or after posts. You can choose to show the social sharing icons you selected above (round/squared layout), or pick from a different (rectangle) set of social share icons. You can also define a text before the social share icons, e.g. “Please follow and share us!” and define the alignment of the social share icons (left/right/center).

伴随着例如Slack等工作社交网络的爆炸性发展(Slack在前不久迎来了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0万人的节点),以及即将上线的Facebook at Work的影响,在办公室使用社交网络已经从一项禁忌转变成了一种需求。企业正在逐渐采用社交工具,来打通内部交流、让销售人员接近消费者,以及毋庸置疑的,进行市场调研和推广。然而问题是一线员工对这一趋势似乎并不买账。《哈佛商业评论》针对2100家企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所有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工作的受访公司中,仅有12%认为自己确实在有效利用社交媒体。即使是与社交媒体一同成长的“千禧一代”们也感到了举步维艰。雪城大学社交媒体教授威廉·沃德指出,“即便一个人从小就在社交网络的环境中成长,他们也不一定能在工作中专业地运用社交媒体。”

  互联网时代的社交网络则给人类社会生活带来革命性的变化。社交网络的英文缩写是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Social Network Site),直译是社会性网络服务,社会化网络服务,或社会化网络。现一般按照中文习惯称为社交网络。所谓社交是指社会上人与人的交际往来,是人们运用一定的方式(工具)传递信息、交流思想,以达到某种目的的社会活动。仔细说来,中文的“社交”概念多少窄化了英文“Social”的内涵,因此,也有人把SNS称为含义更宽的社会网络。社交网络有两个关键要素:一是连接关系,什么人与什么人的连接,比如,熟人之间的或陌生之间的连接,长久的或是暂时的连接,实名的或匿名的连接;二是所谓的“传染物”,即连接关系中流动的东西,它们可以是兴趣、利益、观念,也可以是情绪或者是多种因素的综合。社交网络一般都有一定的网络边界(在网络上一般需要注册或者需要得到进入许可),是在网络上进行互动沟通的网络社群。

华莱士·朗翰 Wallace Langham  ….Peter ThielScott Lawrence  ….MauricePeter Holden  ….Facebook LawyerDarin Cooper  ….Facebook LawyerJared Hillman  ….MackeyCaitlin Gerard  ….AshleighLacey Beeman  ….Sorority Girl

平板电脑,在联想里面来说是比较年轻的品类。事实上我们非常善用一些类似,但不能说是大数据的方法,因为我觉得大数据其实是很严肃很大的话题,要善于利用数据,或者说一些社交聆听的方式。我跟Facebook合作,他们有一个组织专门帮你做智能化数据。这时候其实在做一些聆听。消费者每天说很多话、做很多事情、不同的语言,你会感觉到这个消费者可能它对某些产品有一些抱怨。可能他会想要开始换新的,他有换新的机器的冲动。这种情形之下,通常针对这些需求用一些聪明的方式,善于利用这些资源做所谓的媒体投放。这样情形之下,后续追踪一些相关的转化率。我们还做比较,虽然不是一比一的比较,仍然有一个趋势在。

The social sharing buttons usually do show, however not on your blog page, but on your single posts pages. The Premium plugin (https://www.ultimatelysocial.com/usm-premium/) also allows to display the share buttons on your homepage.

  当今,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展势不可挡,传统的营销方式受到极大挑战。首先,移动技术的发展使PC机的互联网扩展至手机的移动互联网。We Are Social发布的《2016年数字报告》显示:全球移动用户已几乎覆盖了全部人口;手机网民达到37.9亿,占全球人口的51%;社交媒体用户23.1亿,占全球人口的31%,比2015年增长10%,不断逼近人口自然增速;移动社交网民19.7亿人,增幅达17%。其次,社交媒体改变了消费者,产生了连接红利。2016年全球调研巨头凯度集团发布的《中国社交媒体影响报告》显示,51%的中国城市居民成为社交媒体用户,平均每天使用微信达14.5次。社交媒体已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对社交媒体的依赖与日俱增。这些变化来得如此迅猛,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

去年 11 月 30 日专门研究品牌商业智能的公司 L2 发布了一篇 2015 年时尚奢侈品牌数字化报告(2015 Fashion Digital report),因此人们再一次把数字化营销的目光聚焦在了 Burberry 身上。这是一个关于奢侈品牌在数字商务和市场营销方面成果的年度排名,而 Burberry 因为移动端的改进,微型网站的建立,社交方面的互动以及品牌的知名度等原因,超越了其他 82 个数字化品牌,再次成为了年度桂冠。

社交网络2003年秋,哈佛大学。恃才放旷的天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Jesse Eisenberg 饰)被女友甩掉,愤怒之际,马克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学校的系统,盗取了校内所有漂亮女生的资料,并制作名为“Facemash”的网站供同学们对辣妹评分。他的举动引起了轰动,一度致令哈佛服 务器几近崩溃,马克因此遭到校方的惩罚。正所谓因祸得福,马克的举动引起了温克莱沃斯兄弟的注意,他们邀请马克加入团队,共同建立一个社交网站。与此同时,马克也建立了日后名声大噪的“Facebook”。 经过一番努力,Facebook的名气越来越大,马克的财富与日俱增。然而各种麻烦与是非接踵而来,昔日的好友也反目成仇……[1]

职业社交网站在国外以LinkedIn为代表,它成立于2002年12月并于2003年启动。LinkedIn为在职人士提供高效、安全并且有商务价值的社交服务。它的用户有寻求人力资源的猎头和企业、在特定人群做市场推广的机构、个人求职者、有维护人脉关系需求的用户。随着商业模式的扩展,LinkedIn已不仅仅只是一个求职类的社交网站,它的商务性以及一些特殊功能已被一些商业网站用来当作营销的渠道,LinkedIn真正地把社交关系变成了商业网络。

因此,社会化媒体对企业的营销提出了新的要求,一个企业如何塑造其诚信、高效、亲和的形象显得至关重要。鉴于社会化媒体的性质,企业与消费者之间需要对话式的营销策略,实现与消费者快速有效的沟通甚至借助某些热点事件与消费者达成心理认同,从而深化企业与消费者之间感情的连接。在《网络营销2.0相关问题探析》[13]一文中,马雪颖、钟娱认为,社会化媒体营销就是网络营销的2.0版,随着 Web 2.0 的出现,消费者的信息接受模式改变催生了网络营销模式的创新。以邀请替代灌输,以透明代替所有隐瞒,以互动代替单向交流,创造了消费者与品牌间的价值交流,并运用这种交流带来的心平等关系与消费者交心,进而达到了营销的目的。

企业的高管经常会认为,一旦在Facebook上建立页面,员工就无法对局面加以控制,从而出现许多对品牌形象不利的信息。大企业的高管尤其担心这种情况。如今,不光会有喜欢某品牌的人发表的正面信息,还会有很多讨厌该品牌的人发表负面信息。实际上,建立Facebook页面本身并不会改变这种现状。问题在于:你是否愿意成为这种交流中的一员?如果参与到社交网络和博客中,就表明你的品牌在乎用户的反馈,而且愿意倾听并满足用户的需求。

  从这点出发,我们发现,内容创造也许不在于内容制作上有多么的强大,而在于是否能够产生一个足够的创意点,也就是今天所形容的,草根时代的网络,一本正经的宣传自己的品牌已经是不能切合网民特点,往往出现方式是以恶搞,或者带有明显中国网民特点的形式出现。我们看到了“贾君鹏”事件背后,其实是整个网络营销团队在背后操作,也是魔兽世界游戏的最为得力的一次网络营销。背后隐藏着整套的中国版网络营销教程,从造势,点火,到传播,甚至延续到了线下,有了 “你妈妈叫你回去充值动感地带”这样的延续方式出现。

川特 雷诺和电影圈的合作始于1994年奥利弗 斯通的《天生杀人狂》 ,此外还为大卫 林奇的《妖夜慌踪》谱写过原声带。川特和大卫 芬奇的首次合作则是从1995年的《七宗罪》开始,芬奇在片中选用了九寸钉的歌曲“Closer”。2009年秋天,川特 雷诺刚刚结束巡回演出,正准备安顿一段时间,打理自己新成立的乐队“How to Destroy Angels”。此时大卫 芬奇向他发出了邀请,希望他来为自己的新电影《社交网络》配乐。

通常的商品促销是以发票抽奖或凭商品上带有的刮开型标识物抽奖,也有生产厂商直接把奖品或现金放在商品的包装盒内,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好实施,但只有一个产品促销作用,而且这种促销越来越对消费者缺乏新鲜感。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各商家为了促进产品销售,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各样的打折、促销外加礼品赠 送等满天飞。但是,纵观大多数商家的这些行为,都只是为促销而促销,并没有将市场营销的其他元素通过促销行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造成市场在促销过后人走茶凉的局面。促销一方面使企业利润下滑,另一方面而更多的消费者对这些价格混战中的“征战产品”的质量也是表示担心,不知道这些相对以前低了这么多的价格, 高低。而资产净利率又受两个指标的影响,一是销售净利率,二是资产周转率。要想提高销售净利率,一方面要扩大销售收入,另一方面要降低成本费用。资产周转 率反映了企业资产占用与销售收入之间的关系,影响资产周转率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资产总额,由杜邦分解式和杜邦结构图均可见:销售净利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资产周转率越大,资产净利率越大;而资产净利率越大,则净资产收益率越大。戴尔的成功之谜也可以说明资产周转率,即降低库存和加快流动资金的流动是对 企业的经济效益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数字营销的信息反馈机制主要是加快资金周转率,提高企业财务投资中心的效益,降低库存损耗,加快流动资金的周转,降低利息损耗,降低成本中心的成本。对利润中心来讲主要是扩大产品销量扩大市场占有率来提高利润中心的效益。 

最近在英语中出现一个新词——“推特外交”(Twiplomacy),意指将“推特”等社交网络作为外交活动的平台。实际上,不仅外交,最近3年以来,许多国家政府纷纷投身社交网络,借此发布政策、吸纳民意,甚至国家领导人也开始热衷此道。一份24日出炉的报告显示,全球77.7%的国家领导人都拥有社交媒体账号。虽然大部分账号并非本人打理,但国家领导人也可@,有效地拉近了国家最高领导人与民众的距离,也逐渐成为很多国家民主政治的一个重要平台。

企业需要进入社交网络开展营销工作,而开放的社交网络结构以及平等的用户关系,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不可预见的危机。这需要企业更加懂得“如何正确进入”社交网络,需要对社交网络用户生态的足够了解,并且需要制定严密的规则,以保证在开放和不可控的网络结构下,品牌市场任务可以实现。企业社会化参与规则制定(social guidance book):帮助企业基于自身特点和市场任务,制定完善的社交战略及执行规范手册,帮助管理多账号多平台的企业社会化行为,保证企业市场目标实现,提升工作效率,降低不可控风险。

编剧艾伦·索金说过:“这个电影项目吸引我的是不需要在Facebook上做些甚么。这个发明来身就如现代一样,但这个故事就如说老生常谈的故事一般;友谊、忠诚、嫉妒、阶级观念与权力的主题……我得到一份14页的书籍建议,是班·梅立克为他的出版社而写的一本他将命名为《意外的亿万富翁》的书。出版社将同时购买它以作电影销售。这就是我双手兴奋的卷起来的意思,我正在阅读它,在第三页某位置我说对呀,这是任何事来说,我说对最快的事。但班还没有开始写这本书,我假设索尼希望我等待班去写这本书,我将从现在开始待他一年。他们希望我立即开始,我和班沿著平行线同时进行我们的研究”[15]。不过,根据索金的说法,班·梅立克并没有把他小说的材料传给他,他写道:“我们聚在一起两至三次,我会到波士顿,或者我们会相约在纽约,比较一些笔记和分享资讯,我没有看过那本书直至他已写好了。当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剧本已有80%完成。”索金详细阐述:

今年1月,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一次会议中称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贺卫方就此发表微博称这种说法”不可理喻”:”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把司法独立说成是什么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