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社交媒体网站 |员工社交媒体权利”

这个数字已经大大超过了罗宾·邓巴(Robin Dunbar,演化心理学家)的计算——他认为我们的大脑受演化所限,能够应付的“真朋友”(meaningful friends)最多只有150个(参见《够聪明才会交朋友》)。这些多出来的人都是谁呢?他们都是所谓的“弱人脉”(weak ties),包括中学和大学阶段的朋友,过去和现在的同事,从前的伴侣,旅行中的相识,关系一般的熟人,朋友的朋友,有时还包括陌生人。社交网络使我们能和这些外围的友人保持联系——偶尔发发消息、看看他们的照片或状态更新之类。换作以前,我们在分手后就不会再和他们联系了。

1995 年,Classmates.com 成立,旨在帮助曾经的幼儿园同学、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重新取得联系;Classmates.com 在 2008 年的时候还拥有 5000 万会员,到 2010 年才跌出社交网站 TOP 10。这里有一个罗曼蒂克的鲜活例子:Ray Sears 在 Classmates.com 上找到了自己七年级的女友,他通过站内信息工具问她还记不记得他,她回答“我怎能忘记我的初恋”。于是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并生下两子。

1517年10月31日,路德将他的《关于宽恕的力量与效力的九十五条论纲》钉在维滕贝格的教堂大门上。尽管《九十五条论纲》是用拉丁文写成,却引起极大骚动,先是在维滕贝格的学术圈子,后来越传越远。1517年12月,小册子和大报上印刷版的论纲同时在莱比锡、纽伦堡和巴塞尔出现,是路德向朋友们寄出论纲抄本,由他们出资印刷。翻译成德语后,除了说拉丁语的学者和神职人员以外,大众都能读懂,随后,很快在整片说德语的土地上传播开来了。

既然知道了关系链对于社会化媒体营销成败的关键作用,我们就要考虑如何利用关系链。我们可以考虑建立与目标受众之间的关系链,但是关系链的建立需要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显然,更好的手段是利用用户之间既有的关系链,在关系链的某一个点注入信息,通过关系网迅速传播。然而就像电流需要电压才能传输一样,没有传播动力的内容即使投入关系网中,也激不起一丝涟漪。对于社会化媒体营销来讲,最困难和最重要的就是增大营销内容的传播动力。

在全球范围内,有1亿人使用Facebook。想象的潜在风险,是为争夺。拥有一个权威的社会媒体的存在是类似于一个广告牌,可见整个西方世界的吊装。如Facebook,你的潜在客户也可能是活跃在Twitter上,Pinterest的,谷歌加,或Tumblr还。有些公司有足够大的,聘请的个人或团队,其唯一的责任是建立和维护这些平台上的门户网站,这意味着,总会有人准备好与其他用户互动,提升品牌。以上的模式可以用由优拓互动提出的泛自媒体营销模式来解析。泛自媒体营销,主要是指属性归于自己的官方网站、minisite、企业微博、微信公众平台、微视等一系列相关的媒介营销,在自己掌握的“账号“渠道上传播自己的信息,从而获得外界对自己的一个关注及认可的行为。以一种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传播者视角,加上电子信息化的营销手段,向特定的目标受众传递规范性的营销内容。一个例子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大型企业的社交媒体活动的电话网络O2,其用户遭受缺乏服务时,回答每一个投诉分别在Twitter上,往往与大才子。把一个潜在的公共关系灾难变成一场政变。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大多数企业都没有足够的资源,或者根本不需要这么重的存在。对于这样的公司,外包是有道理的,因为你只需要支付一定数额可以变化,以反映当前的需求。

(4)综合型。话题、活动都比较杂,广泛涉猎个人和社会的各个领域,公共性较强。例如人民网的强国社区以国家话题的交流影响较大;天涯社区是以娱乐、交友和交流为主的综合性社交网站;知名的百度贴吧话题更无所不有。总的来说,所有社交网站都以休闲娱乐和言论交流为主要特征,最终产物都是帮助个人打造网络关系圈,这个关系圈越来越叠合于网民个人日常的人际关系圈。借助互联网这个社交大平台,网民体验到前所未有的“众”的氛围和集体的力量感。

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兴起彻底改变了人们在线获取信息的方式。全球范围内,受众都希望能通过社交网络获取最新信息,并且,大部分文字内容以独立的小块呈现,重点是配上大量图片和视频。对于企业来说,这种转变意味着必须重视社交媒体作为沟通渠道的作用。美国SEC和英国FCA等监管机构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为使上市公司更容易使用社交媒体而发布了专门的使用指南。同时,Twitterfeeds和社会情感分析工具……

The other social share provide similar functions. If you’ve given one social share icon several functions then users will see a little popup (tooltip) where they can select what they want to do, e.g. share it on social media, or just link to your social media profile, or follow you via social media with one click etc.

江湖派,有人的地方必然有江湖,有网络的地方,更是有江湖。数字营销的江湖派,成为国内传媒领域的一大特色。他是由早期的一批网络写手,网络名人,网络推手成立的数字营销公司,从之前制造的网络热点事件来看,出自江湖派的经典案例较多,如“王老吉亿元捐款”,“最美女清洁工”等,借助热点事件,从社区论坛最先发起,成为网络舆论的热点。但此类公司大多都不是正规军出身,接单大多都是攻击竞争对手等不光彩的案例,如前段时间惊爆的两大杀毒厂商之间的口水战,四处都能看到枪手的影子,他们大多都是靠经验,没有科学理论的数据起点,没有稳定长期客户,资金储备不足,在人才引进上缺乏吸引点,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很容易被市场淘汰。

Antony Mayfield总结了社会化媒体的六个特征:参与、公开、交流、对话、社区化和连通性。[3]社会化媒体最核心的发展在于其“社会化”,或者说是真正意义上产生了与受众的交互行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社会化媒体也被称作“社交媒体”。凯文·格莱希尔认为:“Social Media 是一种通过人类语言在互联网上进行的复杂对话。该对话以博客,社交网络,视频分享,照片分享留言板等形态驱动。”[4] Dion Hinchcliffe(2007)认为社会化媒体:“以对话的形式沟通,而不是独白;参与者是个人,而不是组织;诚实与透明是核心价值;引导人们主动获取,而不是推给他们;分布式结构,而不是集中式。”因此不难发现,一旦社会化媒体脱离了受众,也就脱离了一切联系与交流,继而就不再存在所谓“社会化”的概念,社会化媒体最能体现其功能的就是向社交功能的某种演化。失去了这种社交——即不再有互动的属性,社会化媒体就几乎无异于传统的媒体。魏武挥(2009)把社会化媒体看作是一个“近来出现的概念,大致上指的是‘能互动的’媒体,或者说,如果缺乏用户的有效参与,平台基本上就毫无内容的媒体。”

网络社交是以虚拟技术为基础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以间接交往为主,以符号化为其表现形式,现实社会中的诸多特征,如姓名、性别、年龄、工作单位和社会关系等都被“淡”去了,人的行为也因此具有了“虚拟实在”的特征。与真实社会情境中的社会化相去甚远,网络的虚拟性与匿名性导致了网络上青少年道德感的弱化现象。广东团省委谢宗宝的一份调查报告提到:有31.4%的青少年并不认为“网上聊天时撒谎是不道德的”,有37.4%的青少年认为“偶尔在网上说说粗话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24.9%的人认为“在网上做什么都可以毫无顾忌”。青少年网络道德感的弱化主要是因为网络的高度隐蔽性。每个人在网络上的存在都是虚拟的、数字化的、以符号形式出现的,缺少“他人在场”的压力,“快乐原则”支配着个人欲望,日常生活中被压抑的人性中恶的一面会在这种无约束或低约束的状况下得、到宣泄。这种网上道德感的弱化直接影响和反作用于青少年现实生活中的道德行为。

最近在英语中出现一个新词——“推特外交”(Twiplomacy),意指将“推特”等社交网络作为外交活动的平台。实际上,不仅外交,最近3年以来,许多国家政府纷纷投身社交网络,借此发布政策、吸纳民意,甚至国家领导人也开始热衷此道。一份24日出炉的报告显示,全球77.7%的国家领导人都拥有社交媒体账号。虽然大部分账号并非本人打理,但国家领导人也可@,有效地拉近了国家最高领导人与民众的距离,也逐渐成为很多国家民主政治的一个重要平台。

  2002年到2005年是国际上社交网络风起云涌的时期。2002年LinkedIn成立,2003年Myspace成立,2004年Facebook成立。当时世界上三大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是Friendster、MySpace和Bebo。2005年之后,MySpace成为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服务类网站。2006年,由于第三方被允许开发基于Facebook的网站API(应用程序接口)应用,Facebook一跃成为全球用户量增长最快的网站。目前,全球约有16.1亿人每月至少使用一次社交网络,占到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eMarketer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球社交网络用户比去年增加了14%。按照这个趋势,到2017年时各大社交网络(Facebook,Twitter,Instragram,Reddit,Tumblr等)将拥有超过23.3亿用户。

正是基于此,优势麦肯从2006年第三季度起在全球范围对社交媒体展开了追踪调研,对其影响进行持续评估,从2006年九月份发布第一波 (Anytime Anyplace)针对便携技术和移动媒体的平台、内容、广告营销,消费者态度和需求的报告, 到2007年六月份第二波(Power to the People)深入探讨社交媒体影响,至今已是第三波调研。最新这一波延续以往优势麦肯特有的调研系统, 通过在线自助调查问卷的方式,获得了来自全球29个市场的1.7万名受访者的响应,涵盖了16-54 岁的活跃互联网用户群(每日或隔日使用互联网),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关于社交媒体革命的最详尽的一次调研。调研数据显示的结果令人振奋,在这29个市场上,所有社交媒体平台都获得了持续性增长,社交媒体的覆盖面与使用频率堪比传统媒体。最重要的一点是,调研包含了在社交媒体领域取得超乎寻常发展的市场——中国(不包含港澳台地区),正是对中国社交媒体的研究使我们的调研渐入佳境。

传统的社会大众媒体,包含新闻报纸、广播、电视、电影等,内容由业主全权编辑,追求大量生产与销售。新兴的社群媒体,多出现在网路上,内容可由用户选择或编辑,生产分众化或小众化,重视同好朋友的集结,可自行形成某种社群,例如blog、vlog、podcast、Wikipedia、Facebook、plurk、Twitter、网路论坛、等。社群媒体的服务和功能更先进和多元,但费用相对便宜或免费,近用权相对普及和便利,广受现代年轻人的采用。社群媒体和传统社会媒体的明显差别如下:

一些统计数据表明,假冒行为正在中国急剧增多。不仅数字在增长,造假的方式也不断翻花样,在另一市场上制造并进口到中国的产品。更有甚者,一些造假者还将假冒进口产品出口到其它国家和地区。假冒产品的与日俱增,而由于造假在暗处和人们对商品的假货识别能力差,由于法律支持不够,企业或个人打假效果不佳,专家们总结的企业打假两大困难便很有代表性:一是法律法规不完善,对造假售假者处罚过轻;二是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导致大量制假售假专业地区久盛不衰。打假和防伪的苍白无力使假冒伪劣产品的泛滥还导致消费者对一些品牌失去信心,给这些品牌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1967年,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Stanley Milgram创立了“六度分隔理论”,为社交网络提供了理论依据。简单说,就是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即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上世纪60年代,专家通过信件的方式证明了这个理论的有效性。后来在2002年,研究者又通过电子邮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实验,证明在网络时代“六度分隔理论”同样有效,也就是说,可以通过“熟人的熟人”来进行网络社交拓展。现在,类似话题、爱好、娱乐、求职等都可以成为社交网络建立的缘由。从理论上说,通过六度分隔建立起的关系是一种弱连接关系。

“网络社会”中的交往主要是以计算机为中介的交流,它使人趋向孤立、冷漠和非社会化,容易导致人性本身的丧失和异化。“网络社会”开放的、自由的信息系统提供的是一种崭新的,动态的和超文本式的传播模式,这种人机系统高度自动化、精确化而缺少人情味,容易导致人们对现实生活中的他人和社会的幸福漠不关心,容易使人产生精神麻木和道德冷漠的问题,并失去现实感和有效的道德判断力,严重时会导致人性的丧失和异化,出现一些反人类的极端事件。据调查,大学里有不少学生上网的大部分时间里不是在学习而是在玩网络游戏,精于此道的人也不少。当前大部分网上游戏充斥着战争、暴力、凶杀等血腥内容,痴迷于此的学生容易养成冷漠、无情和自私的性格,既不关心集体,也不关心他人。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1998年7月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提醒人们对德国和其他国家的新纳粹等极右翼势力利用因特网加强宣传的事态予以关注。这份报告认为,尽管这种趋势尚“不至于使新纳粹势力的行动能力得到增强”,但右翼势力的宣传材料在因特网上越来越多,产生的影响已引起人们的担忧。

此外,国内一家以创建了独有的”U值”理论和”触点营销”模式,以及组建了国内首家”舆论领袖俱乐部”的优拓互动也备受行业关注,是华南地区的数字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其他的还有华扬联众,龙拓互动,新意互动等有各具特色的数字营销代理公司。但广告派也有着不可忽视的劣势,由于技术含量不高,缺乏互动广告和公关的结合,如不在策略,创意和执行上下功夫,客户比较容易流失,开拓新的营销产品成为他们面临的重大课题。而广告派的数字营销则更多的注重网络广告创意,投放策略和媒介策略等方面;在网络公关方面,则更显不足。

  一些统计数据表明,假冒行为正在中国急剧增多。不仅数字在增长,造假的方式也不断翻花样。一些造假者近年来加强了制造假冒进口产品的活动,将所制的假冒产品假冒成品牌所有人或其被许可人,在另一市场上制造并进口到中国的产品。更有甚者,一些造假者还将假冒进口产品出口到其它国家和地区。假冒产品的与日俱增,而由于造假在暗处和人们对商品的假货识别能力差,由于法律支持不够,企业或个人打假效果不佳,专家们总结的企业打假两大困难便很有代表性:一是法律法规不完善,对造假售假者处罚过轻;二是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导致大量制假售假专业地区久盛不衰。而现在市场上流行的各种防伪技术,由于防伪观念的错误,都往往停留在商品标记阶段,由于消费者准确验证率低,防伪效果微乎其微,实际中的防伪效果很差。打假和防伪的苍白无力使假冒伪劣产品的泛滥还导致消费者对一些品牌失去信心,给这些品牌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