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办公社交媒体工作 _社交媒体的危害”

现代社会倾向于认为自身优于从前社会,科技进步增强了这一优越感。但历史告诉我们阳光底下无新事。哈佛大学研究法国革命前信息共享网络的历史学家罗伯特·达恩顿认为,“现代通讯技术的成就造成了对过去错误的认识——甚至认为通讯无历史,或是在电视和互联网出现以前毫无重要性可言”。社交媒体并非没有先例:相反,它们是悠久传统的延续。现代数字网络可能会更快做到这一点,但是,甚至在500年前,媒体共享对促进革命有支持性作用。今天的社交媒体系统不光是连接你我:它们也将我们与过去连接到了一起。

这句话有点拗口,但是无组织的组织力量确实是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最大感触。通过社交网络,企业可以以很低的成本组织起一个庞大的粉丝宣传团队,而粉丝能带给企业多大的价值呢?举一个例子,小米手机如今有着庞大的粉丝团队,数量庞大的米粉成为了小米手机崛起的重要因素,每当小米手机有活动或者出新品,这些粉丝就会奔走相告,做足宣传,而这些,几乎是不需要成本的!如果没有社交网络,雷军想要把米粉们组织起来为小米做宣传,必然要花费极高的成本。此外,社会化媒体的公开信息也可以使我们有效地寻找到意见领袖,通过对意见领袖的宣传攻势,自然可以收获比大面积撒网更好的效果。

  一个成功的社会化媒体活动的最基本原则就是内容互动和真实。社会化媒体的主体是“个人”,最终还在于关系,所以它是一条双行道。在这里,你不是为了销售,你是为了与客户交流和相处,如果你的社会化媒体营销将销售量作为最终目标,你的客户最终会发现你的阴谋,你最终也会被忽视掉。换句话说,你在社会化媒体上的信息必须是真实的而非捏造。与用户就内容进行互动,分享有用的信息,提供一条龙的客户服务,提供折扣之类的激励活动或者完完全全的免费,不过这些都需要你的持之以恒地去做。如果你跟某个品牌的代言人有着很好的且长久的关系,那么你自然会向全世界宣传这个品牌。你的信息要consisitent(持久性,坚持不懈地更新)、authentic(真实性)、meaningful(有意思的),这样持续长时间,你的客户会保持忠诚度,最终取得一个很好的口碑传播效果,而这就是社会化媒体所能带来的切实利益。

交友只是社交网络的一个开端,就像Google的开端只是每个网页的backlinks那么普通一样,社交网络的开端只是获取你的个人资料和好友列表。社交网络大体经历了这样一个发展过程:早期概念化阶段──SixDegrees代表的六度分隔理论;结交陌生人阶段──Friendster帮你建立弱关系从而带来更高社会资本的理论;娱乐化阶段──MySpace创造的丰富的多媒体个性化空间吸引注意力的理论;社交图阶段──Facebook复制线下真实人际网络来到线上低成本管理的理论;云社交阶段——。整个SNS发展的过程是循着人们逐渐将线下生活的更完整的信息流转移到线上进行低成本管理,这让虚拟社交越来越与现实世界的社交出现交叉。

两个傻呵呵的兄弟俩找到我告诉我他们想建一个哈佛学生自己的社交网站,他们叫它The Harvard connection. 我觉得这主意不错,所以自己编了另一个网站叫做The facebook, 我和我的好朋友Eduardo Saverin一起合作,他出钱,我出力,我70%的股份他30%. 傻呵呵兄弟不爽了觉得我偷了他们的想法,但我觉得我没做错. 好朋友Eduardo Saverin也不爽了,因为我听信他人的流言蜚语最后把他的股份骗到0.03%而已, 他面对着我在律师的面前说,Mark Zuckerberg,我是你唯一的朋友. 而你背叛了我.

Snapchat是一个传递照片的消息应用软件,可以让用户拍摄照片,录制视频,添加文字和图画,并将它们发送到所选择的收件人列表。发送的照片和视频被称为“Snap”。用户为每个发送的信息设定一个可见的时间限制(像在2014年4月,时间限制范围是从1到10秒)。过期的信息由Snapchat的服务器自动删除。Snapchat的用户统计非常困难,因为该公司没有发布任何官方数据,但他们估计有大约3000万的月活跃用户。 

我认为所有的沟通,无论是互联网的营销还是传统的营销,都属于渠道。那品牌一定要调研吗?我们当然在做,同时也第三方调研,这些是基本功。其实很多东西先做踏实,尤其是国土一些品牌,已经不需要其他太多。我现在做联想的平板电脑新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属于扎根的东西。我还是要强调我们面对族群是年轻人,年轻人在哪里?90后、零零后在互联网上面,我们也做大型战役,也做O2O,什么都做。这些都是花在传统的钱,但是大家可以注意,传统的钱不是真的很传统。因为我们做的每一个设计,办大型设计的时候,在伦敦或者是在柏林都会想,老板就会问怎么样让这个消息传到互联网上来。这些钱到底是花在传统还是花在非传统。基本上界限已经非常模糊了,我们常常在想,新的互联网思维很可怕的,因为过去说分工,这个人做PR,这个人做CRN,但是到最后发现,在互联网造成一部分裂变了。举例来说,品牌放了一个广告出去可能不是那么好。变成危机公关,到PR那去了,语气又硬了。

调研显示,2003年中国博客作者已高达4300万,数量居世界首位,超过了第二位美国(2640万)、第三位日本(1400万)的总和,几乎每4位中国互联网用户中即有一位拥有自己的博客;而在活跃互联网用户中,博客拥有率已高达70%以上,几乎是美国的两倍,日本的三倍。以明星、社会精英为引领,数以千万计的互联网用户纷纷开辟、耕耘自己的博客空间。在这里,草根们可以与精英拥有平等的话语权,私人领地般的博客让博客主们可以获得随意主宰的满足感,公众化的传播更大大激发了他们的创作激情,调研显示,针对活跃互联网用户群,5位中国受访者中有4位阅读博客,10位中有7位撰写博客,77.8%的博客主至少每周更新一次博客,这表明博客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长周期;传播的内容量大且形式多样;每时每刻都处在营销状态、与消费者的互动状态,强调内容性与互动技巧;需要对营销过程进行实时监测、分析、总结与管理;需要根据市场与消费者的实时反馈调整营销目标等。社会化媒体的崛起是近些年来互联网的一个发展趋势。不管是国外的Facebook和Twitter,还是国内的人人网或微博,都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将我们带入了一个社交网络的时代。社交网络属于网络媒体的一种,而我们营销人在社交网络时代迅速来临之际,也不可逃避的要面对社交化媒体给营销带来的深刻变革。

在电影中,马克最初建立网站的动机被描述为对 Final Clubs 俱乐部的着迷。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着迷,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他还有其他的动机,比如哈佛校报《绯红》(The Crimson)暗示的制作一个全校通用的肖像名录,事实上我前面已经回答过一次了。(见这里:The Social Network (movie): What is the truth of the Facebook story?)

社交媒体营销当然也需要投入,但是应用得好,企业的整体营销预算反而会大大减少。这是因为社交媒体有着其他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所不可替代的传播效应,一方面社交媒体网络的开放性吸引了大量的注册用户,另一方面有关产品与服务的信息可以利用社交媒体网络以更低的成本、更快的速度来进行传播。如果企业能够将社交媒体与视频营销、病毒营销结合起来,常常能够达到意想不到的营销效果。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就在2011年3月新开航的迈阿密航线上,成功的运用社交媒体营销传播,利用Twitter发起话题,通过Youtube实现视频分享,就以极低的投入对于这条新航线的推广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传播效果,同时也大大增加了KLM的品牌美誉率。

另外, Burberry 在去年的 12 月 14 日到 月 31 日,和梦工厂合作承包了伦敦 Piccadilly Circus 广场上的曲面屏幕,并且使用「功夫熊猫」的 3D 技术,让路人们用手机设计个性化的围巾图案。参与者可以通过手机选择他们喜欢的 Burberry 围巾图案,最后只要摇一摇手机,他们设计的围巾就会在大屏幕上飞舞。除此之外,顾客们还可以通过线上和线下两种不同的渠道购买自己设计的围巾。

再横向比较一下Net50k和Net10k,可以看到这种随着圈子增大,幂律变得更强,除了少数点,大部分的人介性中心度都更趋近于0,人数的增加进一步稀释了大多数人的“独特性”,直觉上我相信继续扩大这个圈子,到Net5k、Net1k甚至知乎全体用户,这种健壮性只会越来越强,虽然人与人相比存在指数级的差异,但对整个网络本身而言,每个人几乎同等重要,也同等不重要。这或许可以称之为知乎关注网络所具有的一种不均衡中的均衡吧。

第二类,“感受型”营销人才。这一类人才主要负责和消费者互动接触,在营销团队中,他们总是代表了某一个社会团体的利益。比如说:职场妈妈,她们渴求事业成功,同时也想做一个好妈妈;或者是一直想着怎么才能吸引异性眼光的青少年。公司内部必须有一些人能够代表某个社会群体真正的所思所想,并且将他们的感受和他们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告诉营销团队的其他人。另一方面,感受型营销人才也是编辑,他们要确保发布出去的信息准确地代表了某个社会群体的利益。

四月份的时候我和我的男朋友无聊间给Mark发了一封信,因为我们俩是在facebook上认识的,所以在交往一年的时候,我们觉得要告诉Mark我们很感谢他。不要以为这种行为很反常,Mark经常回复别人在facebook给他发的私信,就像苹果公司老总总是回复顾客邮件一样. 他说: I’m glad that you guys found each other. Finding love and friends this is what the site is all about. 回复的最后有他经典的缩写,Mark Zuck. 对看着这部电影,我相信Mark是一个很孤独的人,或许当所有的人都在网上彼此寻找爱或朋友的时候,他找到自己的了吗?

Instagram创办人Kevin Systrom曾在Odeo当过Intern(这间公司后来变成Twitter..),也曾任职于Google协助Gmail等计划,在知名的问答服务Quora,他揭露了关于创办Instagram的背后故事。Instagram这个服务一共花了8周的时间快速开发到这个阶段,而事实上,他们原本其实是要做一个名为「Burbn」的LBS服务,但是在开发Burbn的原生应用程式(Native App)完后,他们发觉功能太多反而失去重点,最后他们只留下了Instagram看得到的简单功能。

广告派主要从传统广告派衍生出来的互动广告派,国内以及国际广告巨头由于霸占着国际广告的客户,随着互联网广告的兴起,从广告公司领域分出互动广告业务,逐渐成为各大网站广告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奥美、阳狮、电通等广告巨头,他们从来不惧没有客户,而成了各大互联网公司的重点保护对象。但互联网广告的特殊性,相比之下,专业从事互联网广告代理的公司更有优势,在这方面好耶最具竞争力,由于好耶具有自己的检测统计软件,更为国内互联网广告的巨头,而分众传媒对好耶的收购,也使得好耶成为第一家试图在美国上市的数字营销代理公司。此外,国内一家以创建了独有的“U值”理论和“触点营销”模式,以及组建了国内首家“舆论领袖俱乐部”的优拓互动也备受行业关注,是华南地区的数字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其他的还有华扬联众,龙拓互动,新意互动等有各具特色的数字营销代理公司。但广告派也有着不可忽视的劣势,由于技术含量不高,缺乏互动广告和公关的结合,如不在策略,创意和执行上下功夫,客户比较容易流失,开拓新的营销产品成为他们面临的重大课题。而广告派的数字营销则更多的注重网络广告创意,投放策略和媒介策略等方面;在网络公关方面,则更显不足。

Comments

  1. Kellie Odom

    足够有吸引力的产品(或者一次营销推广策划),一定要有特别之处,Veronica这样的人只会推一种信息,那就是他/她认为“对他/她的Followers有价值的信息”,所以产品或者策划要让这些假设能够到达的引爆者心甘情愿主动帮你来推,能过得了他们这一关,后面的关就比较容易了 。即便你有了足够有吸引力的产品或者策划,但是也需要一个“中间人”帮你把这个信息推到Veronica或者Mashable这样的超级推客 “Tweet信息流”里!(如果你碰巧认识一个这样的超级Social Media节点,那么恭喜你,你根本不需要看这篇文章,直接找他们就OK了,如果他们Say yes的话)这个中间人可能是Tracffic exchange的交换流量产品,也可能是一个在Twitter上有1000个Followers的高级用户,甚至也可能是一个普通的Twitter用户,但是他的Followers里面包含了很多更高级的用户(我也很奇怪,虽然我才260个Followers,但是不乏一些5万个Followers级别的推客),也有可能是一个稍有一点名气的博客 。所以,有个好的产品,找个差不多点的推客(博客)并驾齐驱!
    想要进行充分的互动以达到效果并获取成功,企业应该使用专业的社交网络服务,至少在最初的几个月内可以借此理解每个社区的规则。Facebook、Twitter、Mixx和Bebo这些社区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而想要在这些社区中顺利推广自己的品牌就必须遵守这些规则。正如企业通常会首先咨询公关专业人士之后才会采取公关行动一样,使用社交媒体之前也应当首先咨询社交媒体专家。通过几个月的训练,我相信品牌可以独自运作社交媒体,但绝对不能跳过这一阶段,否则一定会弊大于利.
    社交网络2003年秋,哈佛大学。恃才放旷的天才学生马克·扎克伯格(Jesse Eisenberg 饰)被女友甩掉,愤怒之际,马克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了学校的系统,盗取了校内所有漂亮女生的资料,并制作名为“Facemash”的网站供同学们对辣妹评分。他的举动引起了轰动,一度致令哈佛服 务器几近崩溃,马克因此遭到校方的惩罚。正所谓因祸得福,马克的举动引起了温克莱沃斯兄弟的注意,他们邀请马克加入团队,共同建立一个社交网站。与此同时,马克也建立了日后名声大噪的“Facebook”。 经过一番努力,Facebook的名气越来越大,马克的财富与日俱增。然而各种麻烦与是非接踵而来,昔日的好友也反目成仇……[1]
    江湖派,有人的地方必然有江湖,有网络的地方,更是有江湖。数字营销的江湖派,成为国内传媒领域的一大特色。他是由早期的一批网络写手,网络名人,网络推手成立的数字营销公司,从之前制造的网络热点事件来看,出自江湖派的经典案例较多,如“王老吉亿元捐款”,“最美女清洁工”等,借助热点事件,从社区论坛最先发起,成为网络舆论的热点。但此类公司大多都不是正规军出身,接单大多都是攻击竞争对手等不光彩的案例,如前段时间惊爆的两大杀毒厂商之间的口水战,四处都能看到枪手的影子,他们大多都是靠经验,没有科学理论的数据起点,没有稳定长期客户,资金储备不足,在人才引进上缺乏吸引点,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很容易被市场淘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